2018年4月9日 星期一

hkiff 2018: 《時空中轉站》(Transit)



偷懶,使用官方劇情簡介︰
//暗藏作家遺作手稿,佐治偷借難民身份逃避戰火,欲登上從德國開往馬賽的渡輪,陰差陽錯被誤會是作家本人。等候過境期間,他結交了同袍兒子,愛上神秘女郎,並逐漸認識「自己」—那個因被迫害而自殺的作家。改編自著名女作家安娜西格斯流亡期間寫成的同名小說,近年備受注目的德國作者導演柏索繼《火鳳凰》(39 屆)後,再度窺探身份的矛盾曖昧與存在意義,讓逃出集中營的過去人物穿梭於現代馬賽,兩代難民在同一時空交錯重疊,借古喻今,看萬物之逆旅、百代之過客。去年憑《愛的替身》(41 屆)奪威尼斯影展最佳新人獎的寶娜比爾鋒芒畢露,演出令人眼前一亮。入圍角逐柏林影展金熊獎。//

看戲時忘了劇情簡介,是在看戲後再看影評,才發現導演Christian Petzold將兩個時空重疊。猶太人佐治逃難時是二戰時期,在到達馬賽後便來到現代法國。不過電影的重點不在於時空穿梭的科幻感,故沒有解釋當中的邏輯,亦沒有特別强調現代的時空 (如片中沒人用智能電話)。此片的重心在於讓觀眾感受難民的處境。他們在馬賽就像在人間地獄;沒人理、沒人關心。旅館職員要肯定佐治短期內離開,才讓他入住,但卻不保證不會向政府告發他。這些難民沒工作,沒收入,甚至要挨餓。他們的出路只有申請簽證離開,又或是循山路逃亡。

雖然不知道有此時空交錯設定,但看戲時也隱隱感到一點異樣。如覺得馬賽不像在備戰,沒有戰爭感覺。電影的某些手法也令人感覺詭異。如透過一個旁觀者的畫外音講故事,將正在觀眾眼前上演的故事用過去式來講,就像角色的命運早已注定。而直至後期觀眾才知道這把聲音誰屬。 這個旁觀者,究竟怎樣看佐治?怎樣看他與醫生和Marie的「三角關係」? 而一直在尋找丈夫,卻不知道她已死的Marie,頻頻在佐治身邊出現,感覺像幽靈。有一幕男主角碰到另一位難民,那個本來沒錢開飯的女人,突然打扮光鮮約他吃午餐。這場戲仿佛在另一個空間發生。有影評說男主角其實已身在地獄:有人曾告訴男主角一個小故事,說一個男人死後等待天主判決,但判決遲遲不來,男人等了很久很久。最後,他忍受不了,懇求判決,得到的答覆是—— “You’ve been in hell since you got here.”

看此戲,感受到難民的無助與絕望。最可憐的是他們得不到同情。 佐治若不是帶著錢逃亡,便可能行乞街頭。男主角說每個難民都有一個故事,等待傾吐,但對他們來說獨一無二的故事,其他人可能已聽得太多,不會再受觸動。

我亦感受到他們隨時與身邊人分離的悲痛。男主角與喪父的黑人小男孩的感情尤其令人動容。

p.s. 之前hkiff錯過了Christian Petzold的《火鳳凰》,今屆終於可以看他的作品。聽說他的Babara也好看。


4 則留言:

  1. 導演這三部曲都好看!(忠粉)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機會看回他另外兩部。

      刪除
    2. 今年電影節有套紀錄片叫Eldorado,以導演自身經歷出發,比較二戰時期猶太難民和現今難民的際遇,跟這齣隔空遙相呼應。
      看自己的舊文,當年買了一隻叫Hop的影碟,也是寫難民際遇的,拍得很不錯的作品。
      至今仍忘不了【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逐金錢】,另一齣以難民為題材的意大利電影。

      刪除
    3. 看電影了解時事系列~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