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

加拿大朋友圈


已寫過很多次加拿大和香港的對比,不如今次寫寫我的朋友們。

每次回加拿大,我都與同一班朋友相聚。

我在香港的朋友分得很散,聚會多是兩、三人;超過五個人的聚會,只餘下每年幾次的親戚聚會(次數還要逐年遞減。)和每年一、兩次中學同學聚會(與最熟的平時會見,「大圍」要待有舊同學從外國回港時才會約出來)。而且因為人多,有些又不是太熟,很難說心底話。

而在加拿大的朋友,大都認識了約二十年。不單與他們能暢所欲言的,而且與他們還有一種親密的感覺。例如,有些難聽的實話,他們會照樣說出來,不太避忌。又例如,他們會自然地讓我加入他們的圈子。有朋友約妹妹吃飯時,會邀我加入, 甚至請她的妹妹載我出去。有朋友邀我和他的波友打波。而我每次回去,大家都會到其中一位朋友家聚餐。這班朋友,連同我的話共有七個人。一個朋友圈有這個人數,對我來說已屬難得,所以我很珍惜。


本來,我以為這幾個朋友可以一直維持友誼,縱使他們之間不是每個人都與大家熟絡,縱使某人背地裡不喜歡某人,但你和她熟,她與他熟,他又與她熟的情況下,這個朋友圈沒有散,仍維持每年見一至兩次的習慣。

但是,上次回加時,朋友A與朋友B鬧反了。鬧反的原因,A與B說出來的版本是不同的。但B其實沒有太惱A,但是A卻孤立自己,不再出席大圍聚會了。當了近二十年朋友,兩個都不是烈性子的人,竟弄致如此,實令人意想不到。不提這次鬧反事件,其實A不再出來,有可能是因為以下原因......

這班朋友,讀書時大家的話題大都圍繞學業、愛情和其他人的是非。最記的是那時每個人都呻窮。到大家都出來工作後,話題漸漸變得實際起來,討論的事項包括工作、買樓和投資,今次更有人分享做生意遇人不淑的經歷。大家果然都變了「大人」。

不過,有一個話題,是我們每次都會談到的。就是A的情事。

A在很多人眼中是個怪人,而他最為人所談論的,便是他的情事。細節不說了,總之,他為愛做過很傻的事,是拍成劇集也會令人覺得誇張之事。之後又做了一些很多人不認同的愛情決定。他不是壞人,他只是長不大。

因為他那些情事已過去多年,因為他做過的事很經典,因為他沒有反抗過,我們每次聚舊,都談他過去的情事,談起時都會取笑他一下。起碼我記得很多次,我以前回加的時候,朋友們在他面前和背後,都在談他的舊情。

到後來,大家都不大談了,只餘他的好友B,仍經常提起A的舊事。

今次A與B鬧反,與此事無關。但我不知道A是否終於介意了。

今次回加前,還發生了一件事。A本已不再參加大圍聚會,但仍留在what's app群組內。但在我回加前一個月,他連群組也退出了。究其原因,是他當年為之「做傻事」的女孩回流加拿大,有朋友將她加入群組,過了幾分鐘,A便退組了。
事隔多年,大家以為他不會介意。其實熟識他的人,怎會不知道他會介意?不過朋友可能覺得又不是約見面,加進對話群組應該OK吧。也有可能,因為A不再出席聚會,朋友寧取將會與大家重逢的她,不取已離群的他。 

今次聚會,因為當年的女主角在場,大家自然再提起A當年做過的事。B再一次批評A當年做過的事。我發現,這麼多年來,B好像是批判A最多的那個朋友。可能是因為犯過錯的人現在都修成正果,而A彷似還未長大,所以B才會勞氣。但他說得再多,對A會有幫助嗎?說了這麼多年,為什麼B還在提這些事?就算道理在他那邊,但人皆有錯,誰會喜歡不斷被批評?
不能否認,談這個話題是很有趣。畢竟,生活這麼平淡,難得有個人會做這麼極端的事,作為談資正好。而今次,當年的女主角終於在場,大家可以聽她親自分享。大家碰頭回憶舊事,本是無可厚非,但我作為A的朋友,總覺得我在背叛他。就算他當年的行為有點離譜,就算我不大搭話。我留意到在場有位本來不大清楚事情來龍去脈的朋友,採取聽過就算的態度,不欲轉述給今次來不到聚會的另一員知道,這可能是他覺得作為兄弟應有的情義。

而B呢?他是好好先生,但現在,就連我也開始不太想和他談天。

因為我發現B會將他的價值觀當成真理,強加在其他人身上。例如他覺得男女分手後大家都應平常心面對,不用怕再碰見舊情人。他這看法有人附和。但是,我覺得避見舊情人是很正常啊。世界上,有些人會與舊情人做朋友,有些則連在街上碰見也不願,沒有哪個做法是「正確」或「應該」的啊。一直以來,B曾給過我不少意見,我很感激他關心我和真心給我建議,但後來,我卻覺得他說教。想不到,我會突然對他改變想法。相識多年,我不會因此不與B做朋友。但我驚訝,原來友誼可以這樣脆弱,原來我會一下子改變對朋友的看法。原來我不是如某些人所想,是個沒自信得對所有別人給我的意見照單全收的人。

今次回加,還發生了一件事。就是剛回加的朋友想邀請一位碰巧回加旅遊的舊同學參加大圍聚會。但大家與那位同學不太熟,更有朋友不認識對方。有朋友正猶豫著如何回應時,我已send了message出來說我與那同學不熟,不想邀請她,並提議與那人相熟的朋友另外約她出來。朋友讚我有guts。但我心想,都這把年紀了,做人應隨心所欲一些。我每年只回加一次,我只想見相熟的朋友,難道因為不敢說出想法,而要委屈自己?另一方面,我對她們相識這麼久,卻未能有話直說感到可悲。與他們見面,也要戴面具嗎?是否戴了面具,大家的友誼才能維繫下去?

p.s.平常很少寫這些,可能因為他們遠在加拿大,我才敢寫。

11 則留言:

  1. 同情A,對B無奈,或許他們都在某方面fixated。在一大班中,好難避免有B這類人的存在。

    做人,果然,從來都不是件易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啊, 他們都是好人, 只是有點fixated。 可能每個人都有這一方面。
      做人很難, 喺有大家將就著。
      我也試過放棄友誼。 但可免則免。

      刪除
  2. 我朋友不多, 最怕同唔多熟嘅朋友飯聚, 要搵話題, 好攰
    我想講, 有時要站係對方立場想想, 你唔係佢, 你又點知佢會唔介意成日俾你講, 你自己都會有D野介意俾人講啦, 何況當年事可能傷得佢好深, 每次講, 都係提醒緊佢啦, 有D傷口真係唔可以觸碰
    我好怕遇著真理教教主朋友, 有時我只會由佢講, 反駁佢都嘥氣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已少同唔多熟嘅朋友出嚟。但工作需要,要同唔熟嘅人social。我其實ok嘅,最好搵到共同話題, 如果唔係就齋聽。
      你講得啱,佢冇話介意唔等於佢真係唔介意。就算道理喺B果度都好,但大家都咁大個人,唔係用呢個方法話佢。講得多變咗貪口爽咁。A做嘅嘢好易俾人話(我都話過佢其他嘢),但成日重提佢當年嘅事,我諗幾好脾氣都會冇癮。

      刪除
  3. 有點Netflix Scream的感覺。小鎮一班學生,老友反面,再老友右反面。最後,凶手令有其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啊, 太多劇,看不及。連Scream有TV Show也不知道。講起小鎮, 我想起Twin Peaks, 但我只看過很少。
      我想到的劇情是,人人都不是壞人,只不過都有人性的弱點,但卻足以令兇手懷恨。記得有本書的橋段,是有個女人身患傳染病卻任性地出席活動, 害另一個女人流產。她對此事毫不知情,還經常提起那次活動,最終被另一個女人殺掉。

      刪除
    2. 好正,各朋友互爆陰毒,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刪除
  4. 人是社會生物,活在關係網絡之中,太多時候要俾面派對。妳能夠想到"應隨心所欲一些",已很不錯了喔!

    "平常很少寫這些,可能因為他們遠在加拿大,我才敢寫" ~ 網路世界,天涯若毗鄰啊 ;p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人太過執著,朋友會越來越少。在一班朋友之中,很難與每個人都這麼夾,想繼續做朋友就要俾面。

      "平常很少寫這些,可能因為他們遠在加拿大,我才敢寫" ~ 網路世界,天涯若毗鄰啊
      ——其實寫完這句後,我也想到這點 :D

      刪除
  5. all relationships require time to maintain. went by Los Angeles in june by one of my best friend didn't want to meetup any more. and even with the other friends we don't have much in common any more. :( UCLA has expended and moving up on the list of best university in the world ^^

    回覆刪除
    回覆
    1. 要接受人大了便會失去一些朋友。我最近幾次回加,因為要留時間陪父母/與某朋友不再有話題,所以沒有聯絡他們,總希望將來有機會再聚。
      與香港的某些舊同學畢業後近乎沒見過,想不到再聚時仍有話題。可能因為大家都長大了,懂得找話題。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