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你想過柏德遜過的生活嗎?



在占渣木殊的《柏德遜》(Paterson)中,柏德遜(Paterson)是個住在新澤西州柏德遜市(Paterson)的巴士司機。他家裡有一位美麗的妻子和一隻很有個性的狗兒。

柏德遜每天清晨六時多醒來,與妻子閒話幾句後,便起床吃早餐,再步行到巴士廠上班。他的同事總要來向他發幾句牢騷,然後他才出發。他走的是市內路線,每天循同一條路線來回穿梭。駕車時,他愛傾聽乘客的對話。中午,他會到國家歷史公園午膳,在著名的瀑布旁吃妻子為他預備的餐盒。放工後回到家,他會聽興趣多多的妻子分享她當日的新發現和新創作。晚上,他會溜狗,隨便到附近的酒吧喝一杯,與老闆聊天聊,然後回家。這就是柏德遜的日常生活,沒什麼特別。

他唯一特別之處,是他的嗜好。這位巴士司機喜歡寫詩。他隨身帶著一本筆記簿,一有空閒便在其上賦詩——在開工前寫幾句,在午飯時寫幾句,在家裡的書房內寫幾句。他的靈感來自日常生活,寫得不花巧,卻有心思。就算是家裡的一個火柴盒,也被他入詩。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hkiff 2017】第四十一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後記



想不到在工作忙碌之下,竟然與上年一樣,看了十二套電影節的戲,覺得不可思議。

可惜的是,復活節正日要上班,錯過了《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開心的是,有機會和相識多年的影友一起吃飯看戲,大談電影經。

又,今年竟然可再度與栗子妹blog jam ,很開心。沒有她一起寫,我恐怕不會如此神心,每套都寫一篇。有人一起做一些脫離常規的事,很開心。謝謝栗子妹!(也謝謝inanna發明了"blog jam"這詞)

今年看的十二套戲,沒有中伏(中伏和悶是不一樣的),大部份都喜歡。看回去年的記錄,倒是中伏了兩次,失望了一次。

【hkiff 2017】《愛的替身》(Frantz)


導演︰François Ozon 編劇︰François Ozon, Philippe Piazzo

見到是Ozon的戲,沒有多想便決定去看。《愛的替身》(Frantz)是今屆香港國際電影節我看的最後一套電影,觀看那天同時是電影節的最後一天。

想不到一向離經叛道的Ozon會拍這樣一個正經的故事。

2017年5月12日 星期五

【hkiff 2017】《實習小小姐》(Mum's Wrong)


導演︰Marc Fitoussi 編劇︰Marc Fitoussi (dialogue), Marc Fitoussi (screenplay)


一向喜歡看少年成長電影,所以讚了法國電影《實習小小姐》(Mum's Wrong)來看。電影題材特別,講述一個十四歲女生到母親任職的保險公司實習的故事。另一揀選原因,是因為在現實中遇過一對在同一間保險公司工作的母女,當時她的女兒接手我原本的保險經紀的客戶,便約我出來談。約的是女兒,但媽媽也跟來了。原來是媽媽介紹女兒入行的,帶她出來,應是想「過兩招」給初出茅廬的她。當時我覺得很不慣,心想上班也可帶著媽媽。想不到,居然有套電影講述女兒到母親的保險公司工作,便想一看。

原來在法國,每個九年級生都要到公司實習一個星期。十四、五 歲人兒沒有工作經驗,又只上班一星期,其實幫不上什麼忙,公司只能分配些無關痛癢的工作給他們。不過,這卻可以讓他們體驗「大人的世界」。

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

【hkiff 2017】《玩死中獎三兄弟》 (Two Lottery Tickets)



導演︰Paul Negoescu  編劇︰Ion Luca Caragiale (short story), Paul Negoescu

在The Grand看完Window Horses,見時間尚早,便即場買了這套86分鐘的電影來看。 看喜劇,應該不易睡著吧。

《玩死中獎三兄弟》故事說三個朋友一起買彩票,幸運地嬴了大獎。但負責收藏彩票那位仁兄早幾日被流氓搶去腰包,彩票不見了。但他知道那些流氓去過他所住大廈的其中一個單位,於是他們三位展開尋找彩票的旅程......

電影在羅馬尼亞是票房奇蹟;一套成本3至4萬歐元的獨立製作,創出了50多萬歐元票房佳績。

這套戲的風格有點像八、九十年代的港產笑片。三兄弟人到中年沒什麼成就;一個純品但「黑仔」,一個經常疑神疑鬼,一個愛玩愛笑又大膽,令我想起許氏三兄弟。有些笑料是老梗,但久未看過好笑的港產片,又由羅馬呢亞人演出,有新鮮感,有幾幕看至全場哈哈大笑。

與多數笑片一樣,三兄弟「貪錢」但純品。我以為會有他們為錢反目互相懷疑等情節,但他們感情要好,這方面令我看得有點感動。戲中連壞人也不太壞,實在是套「合家歡」影片。

電影包含社會諷刺,包括警察無能、人民不信任政府,但只是輕輕帶過。總的來說,這是套令人看得輕輕鬆鬆的喜劇。


2017年5月3日 星期三

【hkiff 2017】《溫柔女子》(A Gentle Woman)



導演︰羅拔布烈遜(Robert Bresson)

電影改編自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短篇小說The Gentle Creature。當舖老闆愛上了一位年輕貌美的客人,後來娶她為妻。但婚後,她經常悶悶不樂,又與其他年輕男子相見。老闆十分妒忌,但妻子不是籠中鳥,她有她外出的自由,老闆只能在她外出後到處找尋她...... 到後來,這段婚姻危機好像有曙光,但妻子卻突然自殺,原因不明。

電影採倒敍形式,妻子的屍體被搬回床上,然後當舖老闆就開始絮絮向家傭訴說他和妻子的故事。老闆說話不帶情緒,像在向開會講公事,又或是向警察陳述案情/戀情。家傭也只是默默地聽,同樣不帶情緒。

【hkiff 2017】《東京夜空最深藍》(The Tokyo Night Sky Is Always the Densest Shade of Blue)


電影由《字裡人間》的導演石井裕也編劇和執導。他今趟不是改篇小說,而是改篇女詩人最果夕日的詩集。

男主角慎二是地盤工人,雖然是打散工,卻因為為東京將舉辦奧運而工作機會不斷。他自小有一隻眼瞎了,因而有點自卑。女主角美香是護士,夜間在酒吧當陪酒女郎。日本的色情事業分得很細,她就只是陪男孩子在很多年輕人出入的酒吧喝喝酒,說說笑而已,與客人連身體接觸也沒有。

美香是個很cool的人,有點憤世嫉俗。有次在醫院見到一個有小孩的年輕男人因為妻子過身而傷心萬分,她內心對那人說「不用擔心,很快你便會忘記這種傷痛。」她對死亡沒有大反應,可能是源於她母親的死。她母親在她小時候過身,她懷疑母親是自殺,覺得被母親遺棄,但她父親一直不肯告訴她真相。可能自此她便不大認真做人,不大對人投入感情,怕受傷害。

慎二是個對人很好的人,只不過話多了一點,經常被另一地盤工嫌煩。他與一個年輕地盤工(松田龍平飾演)、一個中年阿叔地盤工和一個菲律賓地盤工(只有他是長工)經常在一起工作,互相照應。但他們也只是同事關係,不算知心好友。慎二也與老鄰居友好,經常探訪他,說是去借書,其實也想關心一下老人家。

一宗死亡事件,將慎二和美香拉在一起。慎二很快被美香吸引。但這兩個年輕人,一個這麼怪,一個看事物這麼灰,他們能走在一起嗎?他們會快樂嗎?他們有將來嗎?

電影拍得很文藝,淡淡然的,著重角色的內心世界。美香不時讀出原著的詩句。「死亡」是電影一再出現的主題,角色也幾次提到「311大地震」。都說東京的輻射量高,想到這,美香更加看不到將來。東京繁華熱鬧,但身處其中可以很寂寞。都市人只顧著看手機,縱使天空多美,都不會抬頭望,也無視天天在街頭賣唱的女孩。其實美香本身並不冷漠,她只是戴著面具做人,就只看慎二能否融化她的心。

之前看過石井裕也的《蜆貝小小姐》和《字裡人間》。前者是在第34屆電影節看的,當時不大喜歡。(現在才發現兩套的女主角是滿島光!)《字裡人間》我則很喜歡。至於這套,我覺得拍得有點散,但是,這種「散」,又頗配合電影那「詩」的性質。女主角讀出的詩句感覺是年輕人的語不驚人死不休。想起來,她個性不討好,很難相處。但現實中,我又真的認識一個與她有點相像的女生。我和她做不了朋友,但又欣賞她的特立獨行。或者,將那位女生拍成電影是會好看的。有個像慎二的男生喜歡她,也有說服力。

喜歡電影的結尾。

p.s. 兩套日本片中的年輕人都不斷吸煙,日本真的這麼多年輕人吸煙嗎?

2017年5月1日 星期一

【hkiff 2017】《愚行錄》(Gukôroku)


導演︰石川慶  編劇︰向井康介、貫井徳郎

《愚行錄》的電影海報由不同角色的大頭相組成,令我想起《渴望》和《怒》的電影海報。《渴望》是套很很可怕的電影,看完後我有種受創的感覺。《怒》我未看,但見有人說兩者有相像的地方。我猜是因為兩者都涉及一宗命案,兩套電影裡的世界都很灰暗。

電影由日本推理作家貫井德郎的小說改編。在寧靜的中產住宅區,一家三口被人入屋滅門,案件過了一年仍未破案。雜誌社記者田中(妻夫木聰)決定重新調查這宗慘劇,希望破解真相真相。田中逐一訪問遇害夫婦的身邊人,發現這對郎才女貌的年輕夫婦背後的黑暗一面。另一方面,田中的妹妹(滿島光)因為疏忽照顧女兒被補。她看起來精神異常,警官懷疑她小時候也經歷過父母的疏忽照顧,希望從她與田中口中找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