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hkiff 2017】《無盡詩篇》(Endless Poetry)



hkiff那個短短的trailer用了這套戲中的四個片段,證明這套戲的影像吸引。

《無盡詩篇》(Endless Poetry)是智利導演阿歷恩曹.佐杜洛斯基(Alejandro Jodorowsky)的新作,是他的自傳五部曲的第二部,公映時他87歲。有影迷擔心他有生之年拍不完五部曲,但如果他至死都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也是種幸福吧。

佐杜洛斯基是cult片大師,作品離經叛道,影像奇詭,帶有超現實風格,有些場面帶有挑釁性,令人不安。聽說他最有名的《鼹鼠》(El Topo)和《聖山》(Holy Mountain)都不易消化,但我暫未有機會看這兩套。

而他拍的自傳,據說是他最易明的作品。我在2014年hkiff看了第一部——《現實,舞吧!》(Dance of Reality),覺得很好看,見今年有第二部《無盡詩篇》,當然買票來看。

故事承接《現實,舞吧!》。上集講到,年幼的他(阿歷恩曹)隨父母離開出生地Tocopilla,遷往首都聖地牙哥。他那位開小店的父親依然霸道,對窮人毫不憐憫,對兒子嚴加管教。父親希望兒子成為醫生,兒子卻因為一本羅卡(Federico García Lorca詩集而愛上讀詩寫詩,父親知道後怒不可遏,一把將他的詩集丟掉;在父親眼中,詩人是娘娘腔和同性戀,他可不想讓兒子變成這樣。此後,阿歷恩曹只能偷偷寫詩。不過隨著他漸漸長大,終有一天他敢於反抗父親,離家與一群年輕藝術家住在一起,繼而踏上他的藝術之旅。期間,他遇上初戀情人,遇上知己,遇上各式不同人士,每一位都為他帶來幫助或啟發。他不肯讀大學,不希望成為自己不想成為的人,父母也對他沒奈何。最後,他再一次離開家鄉,獨自遠赴巴黎發展......

佐杜洛斯基真的是狂人,想到什麼便拍什麼,手法不拘一格。如他找不到蒸氣火車來拍,便以紙板蒸氣火車代替。舞台劇的黑衣人會靜靜地出現,為戲中人傳遞物件。地震來襲,強人父親教兒子要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於是小地震越演越烈,地動山搖,但災難後他們的家只是變得稍為淩亂,一家人繼續之前在做的事。他的母親依然用歌劇唱腔唱出每一句話。他的初戀情人兼繆思與他上街時不是拖著他的手,而是捉著他的XX而行,一個鏡頭便說明兩人強弱的關係...... 我提到的這些場面都是在電影前半段出現的,之後還有更多奇特情景,我就不再透露了。後來有一場具爭議性的場面(涉及與侏儒做愛),有觀眾看得嘩然。我不了解那場戲的象徵意義,但有挑釁性的影像,有時會喧賓奪主,令人看至情感抽離。這不是導演的原意,只能說每人的接受程度不同。

很喜歡電影音樂

我在寫《現實,舞吧》的觀後感時寫過「(電影)情節雖然荒誕離奇,但沒有脫離常理。故事主線清晰,只不過表現方式反傳統而已。」《無盡詩篇》也是如此。所以,雖然電影有很多離奇場境出現,我仍感受到導演的真情。特別是他與父親的關係。現實中,佐杜洛斯基與父親從未和解,成為了佐杜洛斯基一生的痛。80多歲的他透過電影來治療,(這句是劇透)重新編排與父親告別的一幕,想像父親承認自己的內心恐懼,想像自己脫下父親的面具,大家坦誠相對...... 這是電影最感人的一幕。(劇透完)


佐杜洛斯基也在電影出現,做回自己,輔導年輕時的自己。

佐杜洛斯基的這套自傳,戲裡戲外同樣精彩。如果我是智利的娛樂記者,一定大寫特寫電影的花邊。

此片最有趣的地方,是飾演年輕時的他和他父親的兩個演員,分別是他的小兒子Adan和大兒子Brontis。他們在父親的電影中演出,注定不大被提及,因為評論多集中談論他們的父親的導技。

其實大兒子Brontis六歲時便在父親的《鼹鼠》中演出,要面對令人不安的場面。他曾被父親安排接受嚴格的武術訓練,以便在科幻片Dune演出(電影最後沒拍成,整件事被拍成紀錄片,在幾年前的hkiff中放映)。小兒子Adan是個歌手/音樂人,電影的動人音樂由他創作(看trailer便會聽到)。身為藝術家,他會否怕被父親overshadow呢?佐杜洛斯基與強勢父親不和,但他這麼有性格,又將兒子「舞來舞去」,那麼他的兒子會否與他不和?

看Jodorowsky's Dune時已我已有此擔心,但見Brontis與他同場出現,看父親時眼神柔和,我便看出他很愛父親。之後在其他訪問中,我得知他與父親已在電影和劇場合作多次。原來他真的有過抗拒與父親合作的日子,因為父親太厲害。但過了這麼多年,他事業順利,在劇場中找到自己獨特的路向,便不怕與父親比較了。

Adan看上去害羞木納,沒有父親的狂放感覺,被父親安排演出大膽和具挑釁性的場面,不知他有何感想。又或者,害羞木納只是他的外表給人的印象,說不定他的內心很狂放。而且他明知父親的電影風格,仍然答應演出,證明他接受這個尺度。他看上去不大像藝術家,但他在戲內戲外都是,真是人不可以貌相!可能是我見識太少,想像不到藝術家的想法吧。

因為對佐杜洛斯基有好奇心,故做了點資料搜集。原來他的童年比電影描述的更悲慘。電影中,特別是在《現實,舞吧》,他母親是個慈祥的人,十分疼愛兒子。但現實中,她母親對他很冷淡。他這麼一個熱情的人,童年時受父母如此對待,一定十分痛苦。幸好他以藝術治療自己。他多才多藝,除了是電影導演,也是個劇場導演、編劇、演員、詩人、音樂人、漫畫家和靈性導師。此人真奇人也,期待他的下一部電影。


10 則留言:

  1. 是因為在藝術世家才與父母格格不入,還是簡單的與父母關係差才如此?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導演不是生於藝術世家,他與他的下一代才是。看過訪問,最大原因來自他的父親。他的父親是那種望子成龍,又惡又專橫的人。從影片所見,他喜歡寫詩,但父親大力反對。他父親從不環解他的內心世界。嫁予這個男人,他母親也是受害者。

      刪除
  2. jodorowsky 是超級狂人怪傑,妳提到的"el topo","holy mountain"都是瘋狂的電影,就是那種連觀眾也會抓狂之作。"jodorowsky's dune"則真正地話你知咩叫「為咗電影你可以去到幾盡」!

    「父親陰影」是人世間裡永遠都存在的事。我最近與某電影人共事,他的父親是香港一位電影巨匠,我真切地感到他的壓力(他自己亦不諱言),對此我們實無權不理解。

    又,知道妳看了《詩》,我也很喜歡這戲,亦喜歡李滄東輕攏慢撚的說故事方式。今日的高速時代,是沒有詩情的世界;《詩》、"paterson"等越見彌足珍貴,也期待看"endless poetry".

    回覆刪除
    回覆
    1. "Jodorowsky's dune"讓我認識這位導演,這套紀錄片令我對他產生興趣。
      Jodorowsky多才多藝,幸好他的大兒子最終找到自己的路,不怕與父親合作。飾演父親的父親,這經歷很特別。
      我還未看《詩》啊,只是一直想看(很可能是見過你介紹後記住這部戲!)。見過一次DVD,很貴,不捨得買。我很期待看Paterson。

      刪除
    2. 噢,我擺烏龍了。李滄東的《密陽》也是我的極鍾意韓國電影;全度妍去年主演了超強美劇"good wife"韓國版,可惜生有限,美劇日劇外已無力開拓第三條劇集戰線矣。

      刪除
    3. 看了詩的那個是我 ;)
      Paterson 絕對是神作 (thumb up)

      刪除
    4. Paterson 就快上畫!
      真的生有限,看不了這麼多。精神好時我會看書看戲,忙和壓力大時傾向看劇,不過也看得不多。最近只看了日劇《四重奏》。

      刪除
    5. 今年一直在看關於日本侵華前後國民黨內部分裂的書,是以尚未有時間發動第一本日推。電影倒是看了分成上、下兩集的《昭和64年》,改編自「警視廳之王」橫山秀夫幾年前寫到入醫院的力作《64》。佐藤治市擔綱,配許多實力演員。警部內鬥與外戰新聞界都入木三分,主角的戰鬥也很有味道。

      整理好國民黨的黨爭內鬥後,我自己也要快快回歸日推了。

      刪除
  3. 電影節讓我認識了兩位很好的法國導演。自從看了他們的作品後便不能自拔,一直追下去。

    回覆刪除
    回覆
    1. 電影節令人認識不同國家的導演。不過我經常記不住導演名,要靠電影節小冊子的提示才記得他們,或要看好幾部才記得。Ozon則因為名字易記,很快便記得:P。但我是由《泳池情殺案》認識他的,看的只是VCD。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