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1日 星期六

旅途上的難忘事(加拿大、古巴之旅)




今次到加拿大和古巴,有很多難忘事:

--環迴立體星:
終於實現多年願望,見到銀河!
今次留加時間很短,到加第二晚,朋友相約,問我想到哪裡,有沒有興趣逛Richmond的夜市。我說不,我想看星星(最好能看到銀河啦:P)。來到加拿大,當然要看她的自然環境。於是晚飯後,朋友便載我和另一朋友到Pitt Lake看星。汔車駛過一條沒有街燈的長路,途中已看到星星。我心想,這晚天清,這裡夠黑,看銀河有望。來到公園,踏出車外,一抬頭,便望到銀河。上次在德國找銀河,總懷疑眼前的是雲還是銀河。今次則沒有懸念。這條銀河不及那些曝光很長的照片中的亮(但我們肉眼看的銀河可以有多亮,我不知道,因為要親眼見過才知),但也足夠漂亮。天上的星很多,我一時找不到北斗七星,便問朋友。她隨即向左上方指指,我一望,便見到一組巨大的北斗七星在眼前。我之前看不到,是我沒想到北斗七星竟然可以這麼大(=這麼近),七顆星看上去就像一頭小馬。看完後我們摸黑走十分鐘路到公園閘口取車,我們笑說這裡是最佳棄屍地點。這次即興看星,收獲甚豐,這天之後,晚上一直都沒有這麼清的天,這麼缺的月(其實那晚根本看不到月亮,對觀星有利)。上次回來時朋友曾載我去看星,但觀星效果一般。我問他為何那次他沒有帶我到這裡看星,他說:「你上次沒說要看銀河嘛。」吹漲!




--一晨之美:
加拿大風景好美!其實每次來都會讚嘆一次,每次都感到難忘。我父母住近郊,走路五分鐘便有一小片森林,那區域是三文魚回流之路,之前曾在那裡看牠們掙扎往上游。離加前兩天我獨自走了一遍,邊走邊忍不住拍照,每隔幾分鐘按快門一次。那裡有黑熊出沒警告語,我走得有點顫競,怕碰上牠們。聽說牠們怕聲響,心想如牠們出現,我便播歌,「對熊彈琴」。走出森林,來到一個住宅區,住在這裡想必不錯。不用以圍欄圍著,不須入閘機和會向訪客問話的管理員,不須設備齊全的會所,已經很好。跟著我走到對面的公園游湖,看到或打盹、或戲水、或理毛的鴨和鵝,以及呱呱叫不停的大烏鴉。再信步到旁邊的社區文化中心裡的藝廊看展覽。那裡正舉行Requiem for a Glacier展,我獨算在展廳中,從一幅佔整面牆的銀幕,看一班管弦樂槳手和演唱者者在冰川上演出。他們的觀眾不是人,而是一片冰川。想不到在一個小小的場地,竟有一個如此精彩的展覽。這裡還上演不少舞台劇,可惜今次沒機會欣賞。




Paul Walde, Requiem for a Glacier, video still, 2013.

--與父母跟團到古巴旅行:
除了讀書時跟父母去旅行,多年來都沒再參加這種旅行團。這是個享受團,主打吃喝玩樂和陽光海灘,行程輕鬆,一早起床就是吃和玩,很久未試過這樣。團友只有十五人,大家相處融洽,「難頂」的反而是領隊。不過久居加國的人好像都變得溫馴,沒有團友像香港人般complain,只私下表示不滿。Anyway,父母都玩得高興,我也十分享受陽光與海灘。古巴人給我的感覺是熱情和樂天,但我們所接觸的大部份當地人都是做遊客生意的,作不得準。所以我最喜歡的行程是參觀雪茄廠,唯有那次才見到不是做遊客生意的當地人。他們將像糭葉的雪茄葉疊起來,切走多餘部份,再捲成條狀,然後用一塊葉包著外層,將之變成一條結實又通風的雪茄。對,通風很重要,雪茄要通過通風測試才叫合格。他們每天要製作一百枝合格的雪茄,之後便可下班。這裡不讓拍照,沒照片給大家看。

--佔中
某天早上在酒店大堂,來自上海的團友閒閒地說了一句:「香港佔中了。」我心想:「說了這麼久,終於開始了嗎?」然後母親的朋友說:「政府用了胡椒噴霧和催淚彈。」我心想:「沒可能!」立即問Auntie是否聽錯。我說香港的示威一向很和平,怎會動用催淚彈?Auntie說她可能聽錯。稍後我回房開電視看BBC台,赫然見到報道香港情況的滾動字幕出現tear gas兩字;再等到畫面出來,呆住了。看完新聞還想知道更多,但這裡沒有wi-fi,我上不到網,十分擔心。這邊廂看完消息,那邊廂便要出去玩;香港人正在水深火熱中,我卻在世外桃園似的海灘享受陽光,反差很大。


回到溫哥華,獲取香港消息容易得多。這裡有中文電視(轉播TVB和Now的)和報紙(香港報紙有明報和星島日報,但其他報也有報道,更有報紙轉載梁啟智的佔中問答文章),我也可在圖書館和友人家上網。電台的烽煙節目也有講,很多老華僑打上去罵學生。主持人說總結這是世代之爭,現在的年輕人和以前的不同,他們從小已接觸網上世界,能輕易找到很多資訊。他們的組織和表達能力都強,不會輕易被利用,不要以為這麼容易能騙過他們,也不應用成年人的身份壓他們。政府推的方案就像是老一輩告訴兒子,我可以讓你選老婆,但人選要由我定。放心,我一定會找幾個賢良淑德的人給你。但兒子要的是自由戀愛,你這哪叫給我自由?!但長輩們老是聽不明白,他們總覺一定要自己話事。但當香港政府已沒有說服力。老實說,不打算回港的老移民,說什麼也沒有用,這是香港這一代和下一代的事。香港有沒有民主,他們也受不到。沒有身處其中,哪會明白香港人的苦況?仍有很多人說學生無法無天呀,他們受人利用呀,美國佬搞鬼呀等話,但總沒人問,學生要爭取的,究竟香港人想不想要。

--閱讀
在彼邦一點寫作意欲也沒有,看書的時候比較多。我趕及在出發到古巴前看完《老人與海》,在旅途上看完Louise Penny最新的小說(這本書我略感失望,但結局不錯,不知她還會否延續此系列)。《歐洲12國16天》終於看了接近一半。這本書的內容很適合在旅途上看,因為看幾頁便要停一停消化一下,配合旅行的節奏。可惜書太重,我只在加拿大看。Louise Penny的英文書我全是在kindle看的,今次特意到書店找她的書,選了一本買回來留念(我買的是感覺圓滿的How the Light Gets in,但後來想,我其實更喜歡A Trick of the Light)。

p.s.在古巴旅行團識到一位加拿大書友,他喜歡看推理小說(也喜歡Agatha Christie)和日本的熱血勵志小說(他曾習劍道),於是我便向他推薦Louise Penny(還會是誰呢?)和《強風吹拂》(雖然我自己都未看過)。在古巴的最後一天,他本想與太太在海邊餐廳靜靜地吃飯和看書,怎知同枱的領隊不斷說話(大部份是吹噓自己的話),簡直破壞氣氛。那位太太說了兩次很眼瞓,他也不「醒水」,於是我嘗試轉話題,兩夫婦立即接話,哈哈!

(新增:震撼發現!書友的太太給我的感覺像Louise Penny筆下的藝術家Clara。剛收到書友的電郵,得知她的英文名正是Clara!!)



25 則留言:

  1. 羨慕!我也好想親眼清晰地仰望到銀河!

    我們只身處銀河系裡的獵戶座旋臂上一個不顯眼的星系裡的其中一顆行星上,極其渺小,極其卑微,絕不是 center of universe!如果有天我看見銀河,一定會再次這樣提醒自己。

    妳那位領隊,可能正正覺得自己就是 center of universe 吧!(不知怎地,我總覺得這種人好適合叫做阿 ben)

    回覆刪除
    回覆
    1. 到一個夠黑的地方,加上天清,便可看到銀河。說得容易,但也需要一點運氣。今次可能是我念力夠強吧。
      領隊不是叫阿Ben,但我有位朋友叫阿Ben,哈哈!(Ben字前一定要加「阿」:P)

      刪除
  2. 引述芝:「香港有沒有民主,他們也受不到」

    其實我很不理解老一輩的想法,他們熱愛中國,身體卻跑了往美加定居。宣誓效忠美加,卻鬧年輕人
    「受人利用呀,美國佬搞鬼」,有些更會在自己所屬的國家揮舞中國五星旗,邏輯之混亂令人歎為觀止。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些人最是可憐復可鄙!終日「愛國」、「中國文化」掛咀皮,跟他談幾句中國文學、詩詞、哲學,便知原來啥都不懂,只是甘拜於共產黨淫威下而已;卻偏又要用腳投票,溜到西方定居,然後繼續日日鬧美帝。唏!那可是「亡國之心始終不死」的敵國耶!你又不是間諜,寄居在那裡幹甚?快回投偉大祖國懷抱吧,天天屈在敵國唐人街的公園長椅上唱《我的中國心》等天黑,何苦呢?

      刪除
    2. 語文問題:我本想說「香港有沒有民主,他們也享受不到」,但如沒有民主,又何來「享受」呢?還是要用「感受」?但又好像不大貼切。Hm...

      有些人的理論是,「你地後生,都唔知共產黨幾得人驚,你地係鬥佢地唔過的。」,然後叫人什麼也不做。現代人的思維與上一代不同,很難叫他們明白。但我也不勉強。

      刪除
    3. 橫岔一件我覺得幾好笑的事:朋友跟我說,他的親阿哥,中年人,話說在放催淚彈當天,大放厥詞,說對付這些學生,不應噴胡椒噴霧,應該噴火水,然後再點火,咁就啱啦!(不是講笑,是嚴肅 tone)

      有趣的是,他說這些話時,是在帶了一隻金豬往大嶼山某佛寺拜佛的回程途中。

      刪除
    4. 呢件好笑事真係令人笑唔出呢~

      刪除
  3. 回覆
    1. 原來我朋友拍到北斗七星,我遲些會放上這裡。:)

      刪除
    2. 好犀利呀@@ I can't never tell or able to see for myself :(

      刪除
  4. 銀河,光聽名字已很吸引的了。

    沒看過的書也推薦人,不怕推薦錯嗎 ?

    老一輩的人跟現在的年青人,經歷過的都不同,追求的自也不同︰

    老一輩生活艱苦,或經戰亂,或經政治運動,有一份工,過著安穩的生活,已很不錯,現在的香港確由他們所建設,自不想受到衝擊、破壞;

    年青的,追求的不止是基本的,不論是物質還是精神上;六四事件的震撼,對他們來說也許遙遠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本來沒有追銀河這意念,但後來不知聽何人提到,肉銀也可看到銀河,便很想看了。在香港很難看到(但不是沒有人看到,銀河小王子Will Cho便經常在港拍過一張很有名的銀河照。(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1018/18469375)

      因為我知道他喜歡的題材(日本+運動+熱血),又知道有不少愛書人推介《強風吹拂》,所以我知道他多數會喜歡。(就正如雖然人人看電影口味不同,但有某些片,你知道愛電影的人多數會欣賞的)

      六四事件不是對年青人沒有震撼,而是這件黑暗的事件更加激發他們走出來。今次學生的表現很勇敢。

      我明白老一輩的想法,但已移民的人,特別是九七前已走的,根本感受不到香港的情況。他們一知半解的批評年輕人的行動,我看不過眼。其實香港人爭取真普選是否成功,對他們也沒有影響。我父母也不大了解情況,但我覺得我不用落力去說服他們。他們不在香港住,可以完全不理此事(但他們卻一時沒想起我現居香港:P 他們沒想過,香港人情願take this risk,也要佔中,是因為如什麼也不做,香港的情況會更壞。我們是被迫要這樣做的。)。

      刪除
    2. btw, 想補充,現在很多人因政見不同而分化,很多unfriend和退group事件出現,聽說有多年朋友也反面,我不希望如此。(鬧人鬧到失去理性的人除外)或者人人都要補充相關知識,總好過憑空罵來罵去。我最近在fb上說得不多,不胡亂轉發消息,一來怕自己轉發了假新聞/流言,二來佔中開始時我不在港,還有很多新聞要追回。以上的言論只是有感而發。(聽那些phone in節目時很氣憤,很多「維園阿伯」打上去狂罵學生)

      刪除
    3. 因此我基本上是不用FB之類的,除了最初時候加了的幾個人,之後什麼人一概不加。
      FB,是非之凶器。
      我覺得有意見是沒問題的,不論立場如何,能聽對方的意見便好了,那怕是謾罵也好,也要給他說。

      刪除
  5. 是一趟很美滿的旅程呢!回到香港可有感到失落?(我自阿姆斯特丹回來就覺得好沮喪,因為回港那天剛好有人放催激彈)
    我正在計劃下一次的旅程,目的地是意大利,希望可以很快出發!:D
    題外:亞洲電影節有選映三浦紫苑《多田便利屋》的電影版,我想應該不錯!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回到香港第二天便上班,累得沒時間失落,是到昨日終於不用上班了,才感到很失落。窗外還是天晴,但我的心情已不同。
      已在計劃下一個行程,真好!我很掛念歐洲呢。我暫不會去旅行,要花時間想前途問題,想想自己有什麼想做。(不知為何,我的寫作意欲依然不高,不過答應了朋友說會投稿到對方的網上雜誌,要寫一篇約八百字的)
      原來《多田便利屋》是三浦紫苑的,現在才知道!

      刪除
    2. 加油!我自己的就暫時想不來。之前去見另一份工,指定工時長(想必要經常加班),於是就想,現在雖然跟著兩個賤婦,但其他方面都很不錯啊......
      八百字對我來說好多啊,我寫三百字已經累到不行 :P
      《多田便利屋》好看,雖然透著淡淡然的哀傷,但依然讓人感到人生有希望。《哪啊哪啊神去村》之後第二本力推的作品。(我還欠一本《強風吹拂》,三浦的書就看全了)

      刪除
    3. 我想進修,但現在的工作經常要加班,又沒錢和沒信心讀full time。又想轉工又想讀書,一時不知先做哪樣,唯有見步行步。
      工作多年,已不想做工時太長的工作。之前有機會轉工,但知道那間公司出名chur,最後沒有轉。我現在的工作都chur chur地,但還可以和公司講人情。hm... 
      八百字對我來說不算多(我長氣嘛),但要求比寫blog高,我打算寫兩篇讓朋友選。(無論是否獲選我也會post在這裡)

      刪除
    4. 我的想法是,如果現在去讀 full time,讀完要找工作跟 fresh grad. 一樣難。始終是一工在手,才能進可攻退可守。
      未去人地公司聽過,都唔知自己份工有幾爽。如果宜家限住要我返星期六,就算係長短週我都想死 (因為工作趕不及而要加班則另計)。
      好呀,我等芝的 post :D

      刪除
    5. 是啊,雖然很想full time,但冒不起這個險。我宜家都成日要返星期六,冇補水有補假,但限住要返又係另一回事。
      我交咗篇文啦,下星期會在這裡post~

      刪除
    6. you should do what you enjoy the most. you don't want any regret when you get older. full time may finish faster. the sooner you try, the sooner you'll find out. If it is not what you like, you can always go back to doing what you do now.

      刪除
  6. 加拿大的風景也太美了吧!

    我相信很多上一輩的人都不會理解這班學生正在幹什麼,所以我也懶得去跟他們解釋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啊,很美很美。我今次到了兩個地方,對加拿大的感覺強於對古巴的。

      刪除
    2. 芝, 仍會多寫古巴麼?

      teddy, 對今次運動的態度,年齡的分野十分明顯。45 歲以上的反對居多,年紀越大越媽得緊要。35 歲以下則很多都支持,旺角幾乎都是年輕人在拚命!

      刪除
    3. 雖然覺得沒什麼好寫,但想與大家分享照片。我剛剛才大致執好相,會放上來的。:)
      最近我特意和不同朋友討論今次運動,想多聽不同意見和大家的感受。因運動開始時我不在港,我請表姐為我做一次"walkthrough"。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