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4日 星期五

【快寫電影節】《伊朗式離婚》(The Past)





今年hkiff我終於老貓燒鬚,遲到了。

看的是星期一晚的《伊朗式離婚》。話說,我須在當日下班前將一份文件交給老闆,那天我工作又特別多,已經計劃要做的工作又不想拖著(我請了星期二假,故星期一不做,便要待星期三才做),故那天晚了下班。

我看的是7:15pm場,下班後匆匆「站」地鐵到尖沙咀,再走了很遠的路才到文化中心。因為錶帶斷了,我沒戴錶,又不想花時間拿手機看時間,所以遲了多久也不知道;我猜足有20分鐘。拿著電筒的職員告訴我只有頭三行有位,既然知道哪裡有位,現場又不是全黑,我便著她不用為我帶路,然後飛奔到第三行的側位;見還有人和我同時進場,我便留一個空位給那位女生。當我們坐好後,女生突然輕聲叫我的名字,原來她是我朋友的朋友。我已是第二次在街上碰到她,真有緣!

話說我在買了電影節門票後便不會再看所選電影的劇情簡介,所以遲了進場的我,對人物關係一頭霧水,過了好一會才弄清。(有看電影的朋友,我是在小兒子發脾氣說要離家的那場進場的...... )片中主要角色包括伊朗男人,他的前妻,前妻的未婚夫,前妻的兩個女兒,前妻的未婚夫的一個兒子,前妻的未婚夫的植物人妻子,以及前妻的未婚夫與他的妻子所開的洗衣店的職員。本來事情是簡單的「女人要結婚,男人前來與她辦離婚手續」,但大女兒有心事,想阻止母親再婚。小兒子的母親昏迷,卻突然要與幾個陌生人同一屋簷下,不發飆才怪。伊朗男人在這一家人中身份尷尬,當年與女人分手的傷口好像還未埋口。然後事情越趨複雜,像電影介紹中說,「故事逐層節外生枝」,而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最後變成事情關鍵。(所片名叫"The Past")

電影很好看,由最初的家庭故事,變成一個解謎故事。女主角這角色很不討好,她任性、情緒化、自私。可能兩個男人都有不好的地方,但都在以前發生,觀眾無從得知。電影有趣的地方在於,它只顯示「某一段時間內」所發生的事,觀眾會有錯覺,覺得角色們在鏡頭以外有自己的故事,只不過沒被拍到而已(就像記錄片一樣)。所以說,導演是魔術師,能播弄觀眾的情緒,影響他們對角色的愛惡。

片中有兩個幾歲小孩和一個少女,大人們複雜的情事對他們有很大影響。在小孩眼中,大人是多麼不可理喻!成年人往往講一套做一套,他們自己常常做錯事,互相傷害,卻不容許小孩犯錯。此片戲味濃郁,推薦!

《伊朗式離婚》官方介紹(Asghar Farhadi 2013法國/意大利):
盧馬的道德故事在延續?都說法哈迪有跨越地域的本事,出國拍外語片,大師都往往失手,他就如魚得水。而且,兼收種族問題等新的在地元素,法哈迪式家變演成更大更複雜的迷宮,也更引人入勝。伊朗男人到巴黎簽離婚書,發現前妻將再婚,女兒出走搞對抗;前妻男友不只有孩子,還有個植物人妻子。兩個人的愛,四面八方的阻撓,牽扯成近十人的事。局中人想做旁觀者,但法哈迪使出慣技,故事逐層節外生枝,令前夫亦捲入情債網。獲康城影展最佳女主角獎及天主教人道獎。

~最近睇戲睇到好攰,請原諒錯字~

11 則留言:

  1. 女主角原先屬意Marion Cotillard, 後來因為檔期不合而轉咗由Bérénice Bejo飾演, 不過我反而覺得更好, Cotillard 既氣質唔係太演啱呢個草根角色.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的,我也聽聞過。同時,我也覺得Bérénice Bejo較為適合演那角色,Marion Cotillard的星味及氣質太重了,是不合演那角(相信他們之前找她演,是因為她有號召力而已)。

      演員是幾好的,Bérénice Bejo及Tahar Rahim(之前在《A Prophet》任男主角)表現均不俗,但影片本身我麻麻,幾悶下,其實導演Asghar Farhadi之前的《A Separation》我也覺得一般,很平平無奇(不是我杯茶)。

      刪除
    2. 啊,我也覺得Marion Cotillard不適合那個角色。
      這兩套戲都是我杯茶,氣...... 不戲味濃郁。而且我喜歡小孩子角色。

      刪除
  2. 回覆
    1. 攞奧斯卡是另一套:A Separation 伊朗式分居
      那套的中文譯名比這套好,這套的劇情不怎麼伊朗,但不用相近的名,觀眾又未必會知道是同一個導演拍的。

      刪除
    2. 上次《A Separation》代表伊朗出戰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結果勝出。而《The Past》去年同樣代表伊朗出戰(實際是伊朗跟法國合拍),結果九強不入。

      刪除
    3. 《The Past》唔係講伊朗,不知是否對爭奪「最佳外語片」有影響。不過咁多個國家爭咁少位,會有好多遺珠。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