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2日 星期二

「三松村系列」之二:《聖誕快樂謀殺案》(Dead Cold)


是巧合還是致敬?Louise Penny的《聖誕快樂謀殺案》與克莉絲蒂的《白羅的聖誕假期》一樣,同樣要大偵探在節日氣氛濃厚的日子裡查案。這本書的英國版書名是Dead Cold,美國版書名是A Fatal Grace。作者說是市場考慮,那我覺得英國人的品味還是高一層。

我喜歡這本多於作者的前作《風和日麗謀殺案》。可能不用再逐一介紹村民,這本書的情節較為緊湊。故事是說一個名叫CC。迪。普瓦捷(中文譯名有夠難記的)的心靈導師與丈夫、女兒和秘密情人來到三松村。她是一個囂張跋扈的人,心地很差,令村民十分反感。在聖誕節當日,村裡舉行冰壺比賽(就是冬季奧運會見到的curling),作為觀眾的CC突然被電擊致死。這是一宗複雜的謀殺案,受害人必須符合幾個條件才能令兇案成功:她必須站在水裡’;她必須脫掉手套;她必須接觸某種通電的東西;她必須穿著底部有金屬的靴子。但是時值嚴冬,這怎麼可能發生?


此案的被害者有夠「乞人憎」,所以悲劇成份不強(都說這是給老奶奶看的)。此書的推理部份感覺比前作好(這幾項謀殺條件起碼比前作裡的各種箭頭有趣),但我早猜到兇手。而且,謎底感覺有點玄,看上去不大真實。不過,這不代表小說不好看,督察長查案的過程,還是頗為轉折的。最不滿的安排是其中一個角色的演外死亡。這角色寫得有點虎頭蛇尾...... OK,事實是這個角色有點吸引力,令我想多看。另外,我最想看到的,竟然是被CC瞧不起的藝術家克拉拉的作品終於有人嘗識;沒錯,現在是有人嘗識,但那不是有能力改變克拉拉命運的人,而且克拉拉並不知道。我相信,作者稍後一定會姶克拉拉一個好結局。

從我對克拉拉的關心得知,作者文字的感染力有多強。看了兩本書,我便愛上督察長葛馬許和三松村裡的眾人。另外,別忘了葛馬許和他的部屬,看得出作者用心舖排這條線--就像看美劇時那條橫跨數輯的背景故事線一樣。這本書與上一本一樣,某些地方寫得含糊,感覺斷斷續續,令人難以理解(特別是寫尼可時)。我提過我有克莉絲蒂情意結。我看的克莉絲蒂小說,絕大部份是看中文版。看時要忍受那些長長的中文姓名譯名,以及角色的稱呼有時用「姓」,有時用「名」。不過我慣於看有點生硬的翻譯腔,更覺得有種親切感呢。

不過,中文版只出了兩本,我要改為看原文了。問題解決!

p.s. Comfort Food是要慢慢吃的,應和主餐隔著吃。我要忍一忍,不能本本都是comfort food。

p.s.2 意外收穫:書中引用了Margaret Atwood的詩,我覺得很好,於是找來全首。又識多一首詩!

A Sad Child (by Margaret Atwood)

You're sad because you're sad.
It's psychic. It's the age. It's chemical.
Go see a shrink or take a pill,
or hug your sadness like an eyeless doll
you need to sleep.

Well, all children are sad
but some get over it
.
Count your blessings. Better than that,
buy a hat. Buy a coat or pet.
Take up dancing to forget.

Forget what?
Your sadness, your shadow,
whatever it was that was done to you
the day of the lawn party
when you came inside flushed with the sun,
your mouth sulky with sugar,
in your new dress with the ribbon
and the ice-cream smear,
and said to yourself in the bathroom,
I am not the favorite child.

My darling, when it comes
right down to it
and the light fails and the fog rolls in
and you're trapped in your overturned body
under a blanket or burning car,

and the red flame is seeping out of you
and igniting the tarmac beside you head
or else the floor, or else the pillow,
none of us is;
or else we all are. 

6 則留言:

  1. cozy mystery算是日常推理的那類嗎 ?
    那首英詩好在哪裏呢? 可以點出來嗎 ? (英文不好嘛…)

    回覆刪除
    回覆
    1. cozy mystery算是日常推理的那類嗎 ?
      那首英詩好在哪裏呢? 可以點出來嗎 ? (英文不好嘛…)

      又不似,「日常推理」不會有人死(是嗎?)。但cozy mystery裡面可是會有屍體的,不過手法不會太兇殘,亦不會出現變態連環殺人兇手。
      我喜歡這首英詩的立意。很多人都說童年時期是最快樂的,但詩卻是關於"a sad child"的,而且我覺得作者這首詩是寫給千千萬萬個sad children的,兒童有共通的不快樂,如不受歡迎,不是父母的favourite child等,作者記得,並寫詩安慰他們(其實她的讀者,很多都長大成人了,但有些人仍然會記得那種痛)。(讀詩能力我都係麻麻)

      刪除
  2. 長長而生硬的中文譯名問題,於俄國翻譯書尤為嚴重。

    「慣於看有點生硬的翻譯腔,更覺得有種親切感」~ 這倒是一種有點妙的弔詭。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因為童年時開始接觸外國名著時,都是看譯文的。三、四年級便看《傲慢與偏見》(達西先生!伊莉沙伯!),後來看《俠隱記》,狄更斯和克利絲蒂,是一段美好的回憶。當然,我也受不了譯得太差的。幾年前看志文出版社的《城堡》,極辛苦!

      刪除
    2. 在杜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馬助夫兄弟們》裡,費奧多爾.帕夫洛維奇正與彼得.亞歷山德羅維奇.米烏索夫談話,彼得.福米奇.卡爾加洛夫在聆聽.... @@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