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日 星期二

【快寫電影節】父與子:《現實,舞吧!》(Dance of Reality)


在Jodorowsky's Dune中,Alejandro Jodorowsky說他當年想找12歲的兒子當片中的男主角Paul,那角色是一個戰士。為了準備,他請了一位武術名師訓練了兒子Brontis兩年,教曉他這個道那個道。兒子回憶那段時光,說那時天天鍛練六小時(他要上學嗎?),老師非常嚴格。Jodorowsky承認為了電影他可以犧牲兒子,但他也同時犧牲自己,他連性命都可奉上。如果電影拍得成的話還好些,兒子說不定因此走上星途。可惜,電影最終沒有開拍。

我那時想,兒子有沒有生父親的氣?Brontis是獨立接受訪問的,莫非,他與父親已不再聯絡?

看到後來,迷團解開了,Jodorowsky父子同場出現。Alejandro說了一句有趣的話,逗得兒子笑起來,更溫柔地望一望父親。原來他沒有氣,他不單止沒有氣,更在去年康城上映的父親新作《現實,舞吧》(Dance of Reality)中擔任男主角,飾演Alejandro的父親。想不到,這個眼神柔和的男人,扮演的是一個暴君型父親,而且演出之大膽,更讓我始料不及。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

《現實,舞吧》是Jodorowsky(還是用last name來稱呼他吧)的自傳,講述他童年時在智利城市Tocopilla 的經歷,不過電影的中心角色是他的父親Jaimie。Jaime是一位猶太裔共產黨員,偶像是蘇聯前領導人史大林。他與偶像治國一樣,鐵腕對待妻兒。他常喝罵兒子,又用各種離奇方法訓練兒子成為「男子漢」。當兒子流露對貧病弱小的同情心時,他也會出手阻止(片中有段講兒子送鞋給擦鞋童的,令人傷感,單是這段已可拍成一部兒童片)。妻子Sara(他在電影前半段都只喚妻子作your mother或the woman,觀眾後來才知她的名字)寵愛兒子,但她要看管舖頭,兒子又經常與父親在一起,她在丈夫離家後才與兒子有較多相處時間。Jaime和一班黨員不滿當時的智利總統Ibáñes,他自發前去行刺他,經歷了改變他一生的事情。

看過導演前作El Topo和Holy Mountain的片段和介紹,知道他的電影走魔幻風格,此片也不例外。片中人物造型突出,有衣著鮮艷的馬獻班小丑、肢體殘缺者、戴面具的路人、變裝者、修行者、快樂抗爭者等等。超現實的畫面不少,如滿佈沙甸魚的海灘、男孩的魔幻頭髮、死亡使者、「聖水」治病、「隱形」等。情節雖然荒誕離奇,但沒有脫離常理。故事主線清晰,只不過表現方式反傳統而已。片中象徵處處,可堪細味。觀眾不會跟不上,只不過可能要查一下那段時間的歷史和政治情況。

Jodorowsky自己也粉墨登場,給予童年時的自己指引和心靈力量,令人感動。當他讀著如詩的字句(後來得知導演會寫詩),配上如夢的畫面和優美的配樂,能將觀眾一直吸進去。

這一家人的故事令人感動,雖然有部份驚慓畫面,但感覺比El Topo溫和(就我所看過的片段來說)。忘了提,80多歲的Jodorowsky 已23年沒拍戲,因為Jodorowsky's Dune,他與Dune的監製Michel Seydoux重逢(他們因為Dune拍不成一役而愧對大家,一直沒見面,因為這套記錄片而重聚),終於合作了這一套戲。戲內戲外都有感動故事。


《現實,舞吧!》(Jodorowsky編與導,智利&法國 2013)官方介紹 :

不嗑藥也可迷幻,佐杜洛斯基的殺手鐧是也。大師蟄伏廿多年後重出江湖,迷幻效力一點沒有過期,而且活力比新導演更過盛。這次不攀《聖山》不灑《聖血》,一次兒時憶舊的旅程,卻如常瘋癲。小佐在智利小鎮俄裔家庭長大,是全鎮話柄;嚴父左膠上腦,鐵腕育兒,母親能用載舟的胸脯,撫慰大地,更溫柔唱出每句對白。又一次父子同場,《聖山》的兒子如今演繹父親,導演老佐不時跳進魔幻畫面,搞笑為小佐指點靈性方向。拋妻棄子實踐理想的戇父親,老佐如今已能瘋狂笑看。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