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1日 星期日

【德國之旅】在慕尼黑逛新美術館




美術館內--這幅相看起來像是設計圖片


仲唔係設圖片?


留德最後一天的上午,我參觀了新美術館(Neue Pinakothek)。

慕尼黑有幾間美術館,包括古代雕刻美術館、舊美術館、新美術館、現代美術館等。我對近代藝術最有興趣,所以選了新美術館。


這家美術館藏有梵高的《向日葵》、高更的《基督的誕生》和米勒的《接木之人》等名畫,最能吸引遊客。


外國的美術館很大、很寬敞,樓底也高,逛得特別舒暢,香港人羨慕不來。


這間館於周日有優惠票價(為何在周日,不在平日?--香港人思維),只需一歐元。我剛好享受到這個優惠!


這間美術館,只要不開閃燈,便可以拍照。我見到喜歡的便拍下畫和說明文字,打算回港研究,又覺得這樣浪費時間,邊拍邊叫自己停手;不過,還是一張接一張地拍......


去相! 

(因為不小心刪掉了電腦上的部份照片--幸好還在卡內--所以很多畫都沒有文字說明)

p.s. 話時話,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那套《藝術館的時光》,意想不到地受歡迎,我買不到票呢。


梵高簽名






這幅好moody (The Night Market Painting by Petrus Van Schendel )



如身在其境


Kilmt的


看原畫的好處便是可看到細節



一幅畫很大,要逐處細看


What's the story?












不知為何,這幅畫令我想起福爾摩斯電影。








因為德國的店舖逢星期日和在公眾假期不開門,所以政府要限制這間在星期日和公眾假期也開門的美術館商店的營業時間,只準它在這些日子讓人購物。
很有趣的規矩!(據說德國之前的開店規矩更嚴格,經過了一番討論之後,限制放寬了點。有些做遊客生意的店舖可在休假日經營,不過不知道政府會否抽更多稅。)這規矩,對香港人(和很多亞洲人)來說是不可思意的。






2013年3月30日 星期六

【德國之旅】跨境到Salzburg





看到這個情景,心裡不期然嘆一句:Life should be like this!


話說我在下午近四才到德Salzburg,還要從離景點較遠的火車站下車,加上天色不太好,著實影響了心情。

然後到達主街糧食街,那裡已變成著名的商店街,充滿著工藝品店、連銷食店、名牌店,商業味濃。

莫扎特在這條街出生長大,因此,他成了這裡的icon。到處都有紅色包裝的莫扎特朱古力,還有香水、毛公仔等商品。

到了由莫扎特故居改成的博物館,我沒有買票入場。因為門票很貴,而且離關門時間不到一小時,算了!

事實上,這條商店街和滿街遊客有點turn me off。我的遊興不大。不過,邊走過大街小道,我會邊想像它們在莫扎特時代的樣子。

我在這裡亂走,見到很多美麗的建築,還有間在舊市集廣場(Alter Market)內的漂亮咖啡廳。原來這間Cafe Tomaselli歷史悠久, 招待過不少上流人士,莫扎特也是其中之一。我買了一張畫有這廣場和這門咖啡廳的明信片。

我在這裡留至晚上,在一家毫無情調的海鮮快餐店內吃飯。這裡雖然格局是快餐店,但也有售酒,炸魚也有幾個選擇,而已價錢相宜。不過,食物的味道卻不怎麼樣。

看了一會夜景,我便離開這裡,我最終沒有登上城堡。

遊Salzburg,應該預留一整天。如想更好玩,最好參加《仙樂飄飄處處聞》(The Sound of Music)旅行團。


再也想不到會有莫扎特鴨仔。原來這個角色很受歡迎。



是否有點bad taste?



莫扎特香水


看到是什麼店嗎?這裡的店舖有時「估佢唔到」,在Munich便有一間賣刷子的。我意思是,香港的同類店都很小,甚至只能在街市和街邊檔口出現。這裡卻有這麼大的舖面。


這門才是應該在Salzburg出現的店舖--樂器舖



I like Christmas Shop!


在火車上才見到類似《仙樂飄飄處處聞》的風景。

歷史悠久的咖啡廳


想像自己在古代


想像自己在古代(噢,那些長椅......)


想像自己在古代(噢,但那個告示牌......)



晚霞(我了一步拍,之前範圍更大)




【德國之旅】Berchtesgaden的星空




第一晚看星星:

很想看銀河,心想,Berchtesgaden的天空這麼大,建築物這麼小,晚上有可能看到。

於是,住在這裡的第一晚,十時許,披厚褸走出民宿望星星。

到了外面,才發現街燈太亮。街燈排滿整條路,令星星暗淡。

為了避開街燈,我橫過馬路,走到對面房子的旁邊。

嘩!這裡可看到滿天星星!

天太黑,看不清,只見前方有通向下方的石階。我聽到前方有淙淙流水聲,原來石階下是一條小溪。

我不能再向前走,於是就坐在石階上。抬眼望去,見到房子的二樓還有燈光。我這樣擅闖人家後院,會不會嘛著他們?他們會否報警?我會否被當為想入屋的強盜,被人家開槍射殺?(還好,這裡不是美國)

我的目標是尋找銀河,見到一片淡淡光渾,那是銀河嗎?還是雲?(我拼命說服自己那是銀河)

為了將「銀河」拍下,回港後給「尋找銀河戰隊」的戰友看,我縱使沒帶腳架,也要嘗試拍下星光。

我將ISO值校至最高,將快門速度校至幾秒,將相機抵著額頭拍。

在顯示屏看剛拍下的照片,星空一片朦朧。

之後我將相機放在地下拍。除非地震,否則應會拍得清楚。

看回照片。這樣拍,會拍到屋簷。

於是又將相機抵在頭頂拍。

然後發現,快門速度不是越慢越好。用這種拍法的話,便要將快門調校到清楚拍到星星,但又不會受手震影響為止。

那晚我拍了很多照片,回港後再揀選。要將亮度校暗,對比度增加,星星才會更明顯。

這個地方雖然很寧靜,入夜後街上沒什麼行人,但汔車卻很多。每隔一會,便有車呼嘯而過。不要見這裡靜便以為居民很深歸,可能他們在外喝過酒後才回家。




第二晚看星星:

難得來到德國,難得來到這麼一個光害少的地方,為何不去尋找銀河呢?

於是,在日間坐火車到Salzburg時,中間每停一個站,我便望望那裡有多少街燈,多少建築物。那樣,回程時我便可在該站下車看星星,再搭下一班車回民宿。

這做法好像很圓滿,但在Frankfurt時我不是曾因流落小車站而嚇得半死嗎?(ok,其實也不致於半死,四分一死吧)

愈能看到星星的地方,感覺越危險啊!

理智告訴我,只要我待在車站附近,其實不會有危險的。只不過,到時可能只有我一個人在那裡。

從Salzburg回來時,猶豫再三,好不好下車呢?下了車,便要在戶外等一小時啊!

我站在車門旁邊,當有人下車時,便伸頭往外望。人們會不會覺得我很奇怪?(不過,我可以扮迷路)

最後,我還是乖乖在Berchtesgaden站下車。然後,留在車站看星星。一直走至月台盡頭,便可在較漆黑的環境下看。這裡是大站,就算一個人在月台,也感覺安全。

回到民宿附近,多看了一會。這次,再走過一點點,那裡是一條通向民居(有點像屋苑)的小路。

剛好有個年輕人走路回家,見到我,他望一眼,再快步走。

在這環境下,他應該連我是男是女也看不清(我戴著帽)。不會是被我嚇怕吧?

後來在Facebook看到有朋友貼澳洲夜空的照片,他說他看到銀河。

天啊!為何他能輕易看到?答案是他是採自駕遊。是的,如果我租車,便可駛到街燈少的地方看星。

下次!下次再試過。






 

 

change


可能是一時衝動,但我覺得我的人生真有點失衡,除了工作,就是玩樂,但有些要做的事卻做不好和做不到。

我這個人沒有恆心,意志不堅定,有射手座的弱點,卻沒有射手座的行動力。而要令自己做任何事,一定要很有意識地迫自己去做,一定要認真地說出來(和在這裡打出來)。如給自己定一些模稜兩可的規則,我便很容易變懶,走回老路。

寫blog,應該是我堅持得最久的事情,由2006年一直寫至今日,仍然不斷想到內容。這麼堅持,是因為我喜歡。但因為愛寫blog,我下班後,通常都孵在電腦前,想著「今晚要寫什麼」。但下班後通常很累,結果沒精神創作,改為上facebook和看其他有趣網站去了。為了想儘快回家寫blog,我有時在外吃過飯才回家。不過早了回家,並不代表我能好好寫作...... 然後,第二天,我又再重覆這個過程,呆坐電腦前,結果又浪費了下班後睡覺前的短短幾個小時。然後,運動沒法做,家務沒法做;甚至因為太累,所以坐姿不良。我其實沒有好好對待自己。

所以,我打算在寫完「德國之旅」和一、兩篇已有草稿的blog後,來個小休。我知我狠不下心小休,所以,暫時我只打算限制blog文字數,不再花太多時間構思。或者用照片講說話。如真有很想寫的題目,便用point form記錄下來(未必會post),日後再寫。又或者,只在假日寫,平日不寫。

我希望我能因此減少呆在電腦前的時間。

還有一個令我任性的原因,就是工作壓力。為了減壓,放工後縱使很累我也不去休息,而是繼網上網(工作一天,眼睛已經很累啦)。減壓應該有更好和更健康的方法。我希望,壓力不會成為我疏懶和不去改變自己的藉口。

我知道,有些人能兼顧很多事情--將自己打扮得亮麗,工作做得好,定時做運動keep fit,常常關心家人,亦有時間與朋友維繫友情。但我現時仍未做到。自己知自己事,我只能根據自己的能力而去定立計劃。

2013年3月29日 星期五

我不知道

朋友覺得看戲是逃避現實,一個人看太多戲,便沒法投入人生正事(結婚生仔那些)。而投入正事的人,是沒有這麼多時間看戲的。我覺得,我已被她歸入「宅女」類別。她的想法,與我母親的想法一致。

我承認,我的人生經營得不是很好,沒有在適當的時間轉工、求偶、結婚,沒有好的儲錢計劃,沒有在信仰上下定決心,沒有令父母對我放心。而小時候想做的事,近幾年才開始做。

而我看戲和書,是想add a little bit more drama to my life。當然過程中亦令我的知識增長,令我認識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令不擅找活題亦不外向的我能藉著電影和別人打開話匣子。對著朋友的外籍老公,如果不是談電影,我真不知道與他還有什麼共同話題(也慶幸他提到Kevin Smith和Spike Lee時我也稍稍接得上嘴--起碼知道他們是導演啦)。我不知是否要為自己沈迷電影和書本辯護。畢竟,花了時間去戲院看電影和看書,便做少了家務和運動。(雖然我不知道真有時間的話,我會否因此勤力地做運動。)

我的朋友不多,除了自己為人不夠主動外,亦是因為我就算一個人也找到很多事做。我意思是,我不一定需要有人陪我做某些事:如行街、看戲。而我想做的事:如野餐、遊舊區、看rock show,亦不一定時刻能找到朋友陪伴。(而且,我的朋友都很忙)最好的朋友們不常見,比較常見的,反而是志同道合的新朋友。近年認識了一個細我很多的新朋友,與她所聊的話題,是絕不會與其他朋友聊的。

而以前有些一起玩的朋友,都分別「上岸」去了。人始終要做正事。玩樂是奢侈的。

我也不知我花這麼多時間寫blog是為了什麼。寫了很多篇,咁又點?我還應該花那麼多時間構思blog的主題和內容嗎?(雖然大部份時間是在我的腦海中進行)

我不知道。

2013年3月28日 星期四

【德國之旅】Berchtesgaden:國王湖、鷹巢、民宿 (II)

Eagle's Nest 鷹巢.







lego mode













在鷹巢不見鷹,只見鳥鴉。

見到這些山路,我便想起《魔戒》場景。The Road to Mod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