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1日 星期三

深雪的愛情觀(上)

在加拿大時經常看深雪的小說,因為那邊的圖書館裡深雪的小說很齊全。最初只看她的小說,後來才接她的散文。


深雪的文字有強列的個人風格。她的文字簡單直接,偶爾夾雜一些廣東話用語,卻沒有突兀的感覺。她很喜歡直接用「無」字來代替「沒有」這個詞,如「無辦法」、「無錢」、「無性格」。「無」讀起來就像廣東話的「冇」。她喜歡用「好」字多「很」字,會說「好幸福」、「好擔心」。看她的散文,就像聽著一個爽直的香港女子在呱啦呱啦地說廣東話。


深雪的愛情小說走奇幻路線,但她的愛情散文卻實際得很,一針見血地解構男女關係。她的小說和散文最大的相通點是:冷峻殘酷。深雪總愛揭露血淋淋的愛情真相,實在適合經常發愛情白日夢的女生看。你或者會說她殘酷,但她會告訴你,現實就是這樣啊!如果不接受現實,你可能會輸得好慘。



近在手邊的深雪散文只有《女人一秒都不能佔下風》,我就用這本書作例子,講講深雪的愛情觀吧!


總覺得深雪在文中巧妙地作出對男性的控訴。她忠告女士要怎樣做才能經營一段關係,表面上態度積極,暗地裡卻諷刺男人「難服侍」和薄倖。她說,女人要留住男人的心,便要「勁量付出」。愛情在她眼中是一場戰爭。現任女友,可能要與男友的前度或第三者競爭。如果愛情關係中出現第三者,對方青春漂亮,而且花盡心思去服侍男友的話,原來的女友要怎樣做才好?深雪告誡姊妹千萬不要發脾氣或擺出受委屈的樣子。你只能更落力打扮,比對方更花心思地對待男友,期望在戰爭中勝出。拍拖的「年資」是沒有用的。如果你自恃年資長,便認為男友不會放棄自己,又因為第三者出現而深深不忿,對男友晦氣的話,你便會輸。總之,要做足一百分,不可鬆懈,不可懶惰。


那麼,這種戰爭有沒有終結的一天?


深雪告訴讀者,假如你現在年輕貌美,又有新鮮感,你無必要擔驚受怕。但是,「嘿嘿」的笑聲彷彿隨著響起:「十年後吧,你和他已結婚了,他的事業又愈來愈好,你才去擔心吧!那時候,年輕又野心勃勃的第三者多如天上繁星,到時候,你才需要費心正視。」


做人這麼有危機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


男人常被罵「花心」,常被女人數算「賤行」。這是因為,一般來說女人較長情、看重長線發展,男人卻是視覺動物,愛美女,又愛新鮮,較容易受引誘。其中一個「上榜」的男人罪行是不肯結婚。他可能會懶懶閒拖著個一心想結婚生子的女子,卻遲遲不表態,令女士乾著急。男人自己則沒所謂,如果想生孩子,他們只要到時候找一個適齡的結婚便可......


男士們可能覺得很委屈,想為自己辯護。男士天生較為好色和鍾愛年輕美女,基因學是有解釋的啊!這不是他們的錯。而且女士當中也有花蝴蝶啊!不過,男士們可以玩很多年,很多更愈老愈有魅力,實在「屈機」。一眾受冷待的女性便需要文筆犀利的深雪為發洩一下。


同時,深雪努力地修正女士對男性的期望。她認為世上的確有許多好男人,他們懂得去愛他們的女人,但是,就算他們再懂得愛情,他們的態度和手法,都不可能合乎女人對愛情的期望。反而,女士要有心理準備自己要比男方付出更多--


「男人怎可能一世討身邊女人的歡心?真實的情況是,當關係穩定後,變成女人去討男人的歡心。女人必須知道,凡事都要付出。你想男人極之愛錫你嗎?你就一定要勁量付出。那些婚後多年仍被丈夫寵愛著的女人所付出過的心血和努力,旁觀者根本不會想像得到。試問,這世上,怎會有白吃白喝的事?...... 我只能說,這個世界的男人很矜貴,偶一不留神,便會被人搶走...... 所有正印女朋友就要懂得更多的心思去留住花心的男人。總之,勤有功啦!」


用「勤有功」來勸勉女士,實在非常特別。為什麼做女人要如此努力對男人好?皆因她覺得做男人「好矜貴」。她舉的例子很有趣,她說很多少男偶像組合的成員都質素參差,可能只有某幾位質素高,但為什麼連質素低劣的成員,也擁有死心塌地的fans呢?她說有些女性是抱著憐憫心態,有些是專揀冷門的來愛,希望買重獨嬴,以示自己有眼光。又或者,女孩們對自己沒信心,覺得找一個次一級的男孩子才是好配對,不用承受高攀之苦。她的結論是:「層次高的男人有層次高的女fans,層次低的,一樣有fans,總之,但凡是男人,都有女人為之瘋狂。都說,做男人,真的好矜貴,阿貓阿狗都有女人搶住愛。」啊,絕對同意!而女歌手,可能長得醜一點肥一點,便已沒有男fans。


她舉的另一個愛情例子也令我印象深刻。有一對男女,大家都是運動型,很夾,應可以開始發展。男士亦向朋友表示過對她有好感,但卻遲遲未行動。女方從他的朋友處得知他喜歡有女人味的女人,他從前的女友都是漂亮和女性化的。深雪沒有提那女孩的反應,她或者會感到被嫌棄,會喪失自信吧。也許會有朋友叫她做回自己,不要刻意改變吧。深雪呢?她則恭喜那位女士,因為她找到男方不肯主動追求的線索,於是便可以對症下藥,改變自己的打扮,再作賞試。如果你覺得男人膚淺,覺得改變打扮等於放棄自我,那麼,請繼續過你的happy single life吧!


在書店見過她有一本文,是解答讀者的愛情提問的。看了以上的例子,你大概會猜到她對無知的痴情少女潑過多少盆冷水!


2011年8月23日 星期二

首爾印象(四)


皇宮是每個國家最著力建造和保護的地方,盛載著一個國家的歷史和文化。雖然當地人一提到景福宮只會想起那裡很熱,雖然朋友因為已去過兩次而不會再去,我還是要來。我參觀的是韓國李朝時期的五大宮之一--「景福宮」。



中國故宮給人的感覺宏偉多了,景福宮只像故宮的簡化版。勤政殿內皇帝的寶座建得不算高,感覺上皇帝與大臣的距離很近。其實皇帝並不是什麼「天子」,寶座建得高,只是為了彰顯權力。這個寶座背後的「日月五嶽圖」,也有這意思
景福宮曾遭多次焚燒和破壞,後經重建和修復。



香遠亭




奇怪地,看換班儀式的遊人不多。在儀式快開始時,我在皇宮最後方的乾清宮,要飛奔出來看,但跑的人只有我一個。




猜猜這間教堂位處什麼地方?出人意表地,它出現在大學校園裡。學校名慶熙大學。





猜猜這是什麼地方?這裡是圖書館!感覺真像日劇裡的夢幻校園。



圖書館。



2011年8月19日 星期五

首爾印象(三) 南山Teddy Bear Museum


特別喜歡這隻沉思的熊。


去了南山公園內的Teddy Bear Museum,由可愛的毛熊介紹韓國歷史,有趣!


我和朋友逗留了好一會,奇怪的是,大部份遊人都走馬看快。眼見一群又一群人衝進來拍照留念,大人小孩大呼小叫的,很興奮,但一瞬間便不見了他們。為何大人們不趁機向孩子講故事?(我想起在書展展出了西西的公仔屋,有個小孩望著公仔屋,告知母親她正幻想自己住在裡面會做什麼,但母親卻催她離去。我看著那對母女的背影,心想,她們趕什麼呢?為何不讓小孩發夢多一會?



-這是集賢殿(Jiphyeonjeon),是一個研判科技和學問的政府機關,收藏了很多典籍,並由韓鮮世宗(King Sejong)發揚光大。他認為是朝鮮王朝的最出色的國王之一。他的其中一個功蹟是發明了諺文/韓字(hangul)(在此之前韓國人都是寫漢字的)。他也支持科技研究。他在群臣反對下重用天資聰敏但出身低微的發明家蔣英實。莊英實也不負所望研製出水表、渾天儀和日晷(圖中的是渾天儀和日晷)。



寫字的熊。桌上的墨硯乍看似手機。



打破碗碟是要受罰的!



有點武俠片感覺。



傳統韓國食物。



後方有「力士」在搬檯。



賣小食的兩口子。



首次使用電街燈。



這是幅「立體畫」,這兩隻熊不走可愛路線,走優雅路線。






2011年8月18日 星期四

首爾印象(二)飲食篇


在香港只吃過熱氣的石頭鍋飯,這裡有「不熱氣」的,同樣好吃。



韓國食物最出名便是一碗又一碗前菜。眼前的是二人份量,共十六碗的「前菜」!這餐是素食,所以菜特別多,單是野菜也有幾款,每款佩不同醬料,很特別。



他們的飯也是一小口的,不會裝滿一大碗。



名字也叫不出,但好吃。木碗很有特色。



這是甜湯和甜品,放得像藝術品。



素食店位於仁寺洞,那是一條充滿藝術氣息的老街,有很多遊客商店但卻不覺庸俗。那裡的飯店都設計得很漂亮。



精緻的宮廷菜。



他們很多食材都要切成絲,怪不得長今煮菜時要不停切切切。



我喜歡這個鍋,但宮廷菜實在有太多道菜了,根本吃不完。



朋友是韓劇Pasta迷(我只看了半集),所以專程光顧供拍攝的餐廳。我本來只當這裡是景點,想不食物非常好吃!這個菜湯樣子奇特,湯上浮著一片"pasta"皮,上有泡沫,雖然叫不出名堂,卻異常美味,吃後感到很舒服。



到首爾後不久便發現,他們有很多俊男。韓國男生普遍比香港男生高大和「青靚白淨」,發現俊男的機率比在香港高。我早上起床一扭開電視,便見到一個美男在煮菜。啊!竟然找美男當烹飪節目的主持,不知他是否明星?(OK,香港代表有馬浚偉


2011年8月15日 星期一

首爾印象(一)

今年六月,正在讀韓文的朋友S邀請我去韓國首爾旅遊。我見難得有旅伴,機票又不算貴,加上「旅行」對我來說永遠是一個引誘,於是便答應了。

決定了去韓國旅行之後,我才發現我對這個國家的認識是多麼少!我對韓國歷史毫無認識,對他們的文化也所知不多...... 老實說,簡直連個概念也沒有!我唯一從頭至尾看完的韓劇,是《大長今》。而我一直以來從身邊人斷斷續續接收到的韓國旅遊訊息是:「那裡很悶,沒什麼好玩。」「韓國食物不豐富,來來去去也是那些。」「首爾沒什麼好玩,要去便一定去濟州島。」「日本好玩得多!」

我也覺得日本會較好玩,起碼我對日本這個地方興趣濃厚得多。我曾去過兩次東京,都是跟團,未夠盡興,打算下次去時會選東京以外的地方。不過去日本旅遊較昂貴,要先儲些錢。也料不到今年會發生大地震,為免父母擔心,我暫時也不打算去。既然去不了日本,便去韓國。我相信這是不少人的心態,因今年真的多了人去韓國。


幸好S一再警告我不要將韓國當日本,也告訴我韓國的豆腐不是特別有名(啊,是因為我常嚷著要去日本的豆腐店專門店吃豆腐),我才死了心。但我仍沒有做太多research,不像我去年旅行般,連人家的歷史書也先借來看一看。或者因為今次有朋友作導遊,又有度假心態,令我鬆懈不少。


其實這樣也有好處,我可以由零開始認識一個地方--不是透過旅遊書的圖片和文字,而是切切實實地以五官去感受一切。



「清溪川」是首爾市中心的一條人工河,是散步及乘涼的好地方,也是著名的情侶拍拖勝地。它位處大馬路中間,在裡頭卻嗅不到一點汔車廢氣。它有點像元朗的「大坑渠」,只是建設得漂亮多了。旅遊書也有提及呢!



可沿著河邊漫漫走。



找「清溪川」時走錯了路,去了另一個大馬路中心的紀念公園,一樣有很多人乘涼。首爾真是不缺乘涼地方。



「東大門」是韓國有名的Shopping區,遊人可逛至凌晨一、二時。他們主要賣衣服,有些開在商場裡,有些「擺街檔」。我不是個喜歡看時裝的人,逛了兩棟充滿衣褲鞋襪的商場後,已不想再看了。那裡的衣服價錢不算便宜,也不是特別漂亮,不過款式很多。其中一個商場的格局就像旺角中心,怎麼說好呢?過了某一年紀我已不想再內進。不過我也買了兩件衣服,都是在路邊攤買的。售貨嬸嬸給我的感覺很親切。



路邊攤



首爾的人與香港人一樣,都愛夜生活,甚至比香港人更甚。上班日的凌晨時份食店仍然坐滿當地人。東大門的凌晨比同時段的旺角和廟街還要多人!


令我瘋狂購買的商品不是衣服,而是文具。即使知道有些在香港有售,仍忍不住買。我去的可是全國最大的書店呢!不過我不懂韓文,故專攻文具。


2011年8月11日 星期四

工作雜談(三):同事

你永遠不知道,別人會留意你到什麼程度。你的頭髮狀態(油的程度)、指甲長度、衣服款式、壞習慣、講電話的語氣,都會有人留意到。所以我覺得辦公室地下情是難以進行的,一定會被人發現。


人們常常說在工作中建立人脈很重要,我一聽便頭痛。這可能是我最沒天份做的事。有些新人很醒目,進公司不久便了解公司上下各人的關係、上層的權力分配和鬥爭等等。可能讀一點政治對我有好處。


以前的同事很齊心,都是「一致對老細」--就算講壞話也只會講老細的。但換了一批又一批新同事後,開始出現一些「你頂唔順我我睇唔起你你嬲我我忌你」的情況。大家的關係就像電視劇的人物關係圖般複雜。而且,狀態不是永恆的,就像Project Runway的金句:One day you're in, the next day you're out.有些不和的人表面上沒什麼,有些人則不瞅不睬(我也不知哪樣比較好)。又有時候,被排擠的根本不知道發生何事..... 很懷念那段黃金時期。


我們以前講老細,講公司,其實是「呻」的成份居多,很多時還講得很好笑。但現在的年輕同事,「呻」以惡毒咒罵的形式出現,負能量超標。聽著覺得很不舒服。


害怕語言暴力。知道很多人都是說了就算,但仍然怕。


無論多不喜歡一個同事,我都不會說對方「廢」。


很怕這種關係,和一班人認識很久,卻與對方一點也不熟。公司同事就是這樣一班人。有些一年才見一、兩次,就連名字也差點忘記。這種感覺很可怕。


很多人說不要與同事成為朋友,不要將秘密告訴同事,說得就像「不要和仇家的兒女相愛」般嚴重。但我不懂。如果不能與同事成為朋友,那麼,朋友與同事中間的那條界在哪裡?或者,應更正為:「不要將同事當成你唯一的朋友」。


很多人說「笑裡藏刀」很恐怖,但這卻是常態。你不笑,便要黑面。這樣明刀明槍行不通。在背後評價同事是難以避免的事。有些人你與之合作不到,上司問你,你講不講真話?講了後,你是否仍會對著那同事笑?或者,明刀明槍地討厭一個人會好一點? 


有些同事會被其他人封為類型典範,如「擦鞋代表」、「沒上進心代表」、「被公司忽視代表」、「縮骨代表」。每次講起擦鞋仔,便以那人做例子或直接冠上那人的名字。我也曾試過這樣講一個人。但後來覺得這樣很不尊重人,每個人都有難處,我難保不會變成其中一個「典範」。


這能應用於所有人際關係,兩個相似的人未必會成為朋友。一個你欣賞的人會與一個你覺得是「衰人」的人做朋友。你欣賞的人可能是其他人眼中的「衰人」。人一定會偏心,某些人做錯事你特別容易原諒對方。敵人的朋友也變了自己的敵人...... 這些都是普遍的人情世態,但我卻常為這些事感到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