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5日 星期三

看電影《Kafka》,玩一場尋找卡夫卡的遊戲


(女主角很cool)


Steven Soderbergh的電影《Kafka》,不是單純拍卡夫卡的生平,也不是拍他的小說,而是將卡夫卡這個人放進一部黑色電影裡,卻又將他的生平和他的小說元素融入其中。


我只讀過卡夫卡的部份小說,並大致瞭解他的生平,便足夠我在電影內發現他的小說元素和人生碎片,就像玩尋賓遊戲一樣,很有趣。



戲中的卡夫卡和現實的卡夫卡一樣,都在工人事故保險公司上班。公司很大,有很多員工,但人與人的關係疏離,上司只會計算你對公司的頁獻和有沒有躲懶,而不會與你講人情。片中那間公司大而沉悶,能給觀眾帶來這種感覺。



片中的城堡神秘莫測,遙不可及。如果沒有「受邀」,根本不知道如何進入。城堡在布拉格的高處,人人都望得到,卻從沒聽聞有誰能內進。情況就如同小說《城堡》一樣。在戲中,編導圓卡夫卡/K的心願,讓他進入城堡之中。



公司/城堡的人派了兩個臥底來監視他,那二人是孖仔,舉動滑稽惹笑,卻不懷好意。他們是《審判》內逮捕K的二人組,以及《城堡》內派來作K的助理的二人組的混合和變奏。(《審判》的男主角有朝一日被逮補,卻不獲告之罪名,令我聯想到好些國內新聞)


除了卡夫卡的小說情節外,編導也將卡夫卡本人的真實遭遇編織進電影之中。如他告知朋友他正在寫一個人變成甲蟲的故事;如他碰到曾經解除婚約的未婚妻(他立時顯得不知所惜);如他父親的背影看上去很巨大,難以親近;又如他拜托朋友在他死後將他所有的手稿燒掉(但在戲中那好友變成了看守墳場的人--那人向他示好並主動幫助他,令人感動)。最令人感到難過的描寫,是他在電影尾聲開始咳血,令人想到他命不久矣。


電影情節反而沒什麼好說的,在戲中「尋找卡夫卡」比看電影更有趣。



(他經常瞪大眼,一副驚弓之鳥的表情)


男主角是Jeremy Irons,看戲時不認得他。可能是黑白攝影加化妝造型的關係,他頗像我心目中的卡夫卡--敏感,cynical,有少許反叛,在愛情上懦弱。黑白攝影為電影加添氣氛。布拉格的夜景很美!


我也曾站在布拉格的街上看城堡。


3 則留言:

  1. Netflix 都無咁妖
    [版主回覆05/25/2011 21:27:00]?? What do you mean?

    回覆刪除
  2. Can't find this in the US on DVD~ Don't know what happens to it.
    [版主回覆05/27/2011 07:18:00]I think this movie is difficult to find. :)

    回覆刪除
  3. 我一直都覺得 gary oldman 真的很神似貝多芬,很有那個氣質:固執,傲慢, 挑戰命運,目空一切。整個美國演員界,想不到第二個人選。
     
    《生命樹》導演曾導 “thin red line” --- 一部把戰場士兵恐懼心態描繪得入木三分的戰爭片,與《生命樹》一樣,很具哲學氣味。
    [版主回覆07/16/2011 08:17:00]是啊~ 他很似。這角色時而令人欣賞,時而令人討厭,又令人同情。 我沒有看Thin Red Line,有機會找來看。 《生命樹》最好在戲院看,在家會被容易分心。但如果戲院的人看不明白,又會做一些令人分心的事。我呢~ 雖然有些地方看不明白,那時候又眼睏(看夜場),但沒有睡著。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