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4日 星期三

我的奇幻世紀

幼稚園(男女校):


第一天上學,我不單沒有哭,更叫母親不用擔心我,請母親放心回家。


從男同學處學會"友仔"這個詞,在父母面前說,結果母親說這是粗口,不能說。


母親也說"麻甩佬"是粗口。


遊戲室內有兩隻讓小朋友騎上去彈跳的大型塑膠玩具,我永遠也爭不到。到現在也忘記了我究竟有沒有玩過。


有次郊遊我穿了粉紅色衫,與班上一位較高貴的女同學撞衫。好像她已向好朋友預告自己會穿粉紅色,或者與朋友夾定了,總之她的朋友望著我竊竊私語。


小學(女校):


我與一個有"技安"feel的女同學鬥嘴,我說了句"我踩你",她說要"話俾先生聽",還立刻舉手。之後她與我成為朋友,叫我扮她的"一家人"遊戲中的BB,事實是被她與她的"黨羽"當寵物。


我不氣技安同學,卻很氣另一個。那時下課,學生要排成一隊,由老師帶著走出課室。排第一位的能拖老師手。那同學答應讓我排第一位,結果她排了第一位後,卻不讓我排,我差點打尖,結果要排隊尾。

老師說,如果上課時不舒服想吐,又來不及上廁所,便要吐在身後,不要吐在面前的枱上。結果有一次,我真的要吐,便聽話地轉身吐....... 吐了在身後的書包內,弄污了裡面的所有課本和作業。


一向膽小怕事的我竟找人冒父母簽名,令一向覺得我好乖的老師愕然。

班上不知誰人發起在課室買賣,於是同學們紛紛帶頭飾、文具等回課室擺賣(好像是以物易物,因小學時學生不準帶錢回校),更有人將玩具和棋出租。結果被老師揭發。她問看似誠實的我是否知道內情,我只說"不知道"。

小一的數學老師很兇,我不懂背乘數表,被她罰企。那時我第一次被罰企。幸好有同學仔陪。


女同學愛寫卡和寫信給同學,絕交時則用紅筆寫。我那時與一位同學很要好,會在放暑假時寄信給她。


有同學十分喜愛蝸牛。有次她將一隻小蝸牛放在櫃桶深處,待牠爬出來,快到出口時,再將牠放回深處。同樣喜歡蝸牛的我與她一起玩。


有同學說她有陰陽眼。有時會說在同一房內見到/感覺到"那個",叫我們小心。有一次某同學見到另一位同學的書包內有一隻白手伸出...... 另有幾位同學也說見到。那可憐的書包物主最後要丟掉那個書包。


讀小二時, 同學們在關了燈的室內看教育電視,坐第一行的我告訴旁邊的同學我有兩隻牙疊在一起生,於是她研究我的牙。稍後有同學說我們兩個kiss。


親眼目睹有一班要好的同學舉行結盟儀式--將一杯水傳給各人,每人輪流喝一口。


其實還流行過與同學以家人相稱,如我是你的媽媽/女兒/舅父等。


有護X寶公司的人來為我們上衛生課。主持人請還未有M的同學舉手,而不是請有了的舉手。結果已有的少數同學真的誠實地不舉手,我們便知道誰已有誰還未有。


中學(女校):


繼飲水結盟後,有一班要好同學希望作些秘密記認,以示團結。被我發現她們的其中一個記認--將錶戴在右手(一般人是戴在左手上的)。


我不是未做過類似行為,曾與六位同學結為"七姊妹",更每人都有個貓名(其實不記得是否每人都有)。久而久之,再沒有人提起這稱號。


有段時間流行玩水槍。有同學帶了回校玩,沒有的就用水樽潑水。有同學弄致校裙盡濕,騙老師說廁所爆水喉。


有位老師是闊太,我們曾分別在電視播出的籌款節目與雜誌上見到她。


某位男老師特別受歡迎,一次我無端被同學叫去找這位老師問問題。結果只有她與老師對話,我則全程沉默。


不大記得時地人,竟然與幾位女同學在某同學家一起看"三級片"。當然是為了犯禁才看。電影是吳岱融的<<奪命接觸>>,演員除了他外還有鍾淑慧、郭正鴻與歐陽震華等。講述男主角一時興起在內地召技,結果染上愛滋病。最後還傳給太太和太太肚內的BB。那妓女原來身世可憐。全片慘情非常,富教育意義。我們期待的三級場面卻很保守。看完戲後,同學說"這套好像只是二級,而不是三級!"
(那麼我第一套看的三級片是<<晚九朝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