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7日 星期四

酒店

前陣子在外吃飯時無意中見到眼前的建築物有著一幅很重水氣的落地玻璃。呆望著凝滿水珠的玻璃,腦內浮現很久以前的一個畫面。


也是一幅濕漉漉的落地玻璃,是一間位於離島的酒店外牆的玻璃門。穿著輕便夏裝的我,在酷熱的天氣下,和幾個親戚一同從外返回酒店。


見到這扇門,已知道酒店內有強勁的冷氣,已預計推開門踏入酒店的一刻會有透心涼的感覺。


小時候一班親戚喜歡到處去玩,多數去本港的離島。不只去玩一日,還要去住一至兩晚。長洲、南Y島、銀礦灣、澳門、黃家海岸等,都有我們的足跡。


當然不是每一次都住酒店。有時住度假屋,晚上一行人逼在一間度假屋睡,通宵玩啤牌,也不覺得辛苦。


而酒店,酒店有一種獨特的氛圍,有一陣特別”除”。直至現在,每次踏入酒店,我都仍有那種感覺。


怎樣形容好呢?這氣氛由很多元素組成--強勁的冷氣、濕濡的玻璃門、大堂的鋼琴和大梳化、餐廳內刀叉碰在白色餐碟上的聲音、永遠嫌大的白色拖鞋、拖鞋拖行在厚地毯上的聲音、房間內白雪雪的床單床罩連那張啡色有點刺肉的毛毯、泛著金光的露天泳池和穿著厚重的白色泳袍踢著拖鞋走的感覺...... 酒店的空氣就是和別處不一樣。每次入住酒店,大家的心情都是愉快的。


難忘的有我們將兩間酒店房中間的門大開,可以玩捉迷藏和耍盲雞;一次在八(或十)號風球下到澳門黑沙灣看浪,結果被沖去拖鞋導致我要赤腳回酒店(那次外面風雨交加,大人們都躲在酒店內的麻將房內打牌);一次我們帶齊器具準備BBQ時,天突然下雨,然後我們在沙灘玩燈籠(是中秋節吧~)。我連游泳換氣都是在酒店泳池內學識的。(踏單車也是在一次渡假中學懂的)


在酒店生活很有被寵的感覺。可享受平常享受不到的奢侈。在酒店洗澡,比在家舒服多倍。 洗澡後斜躺在酒店床上看電視或看書,是至高無上的享受。


不知幾時再可有此等享受?


(算了,暫時看Hotel Babylon好了。而且我下次去旅行,也未必能住這麼舒服的地方)


節錄:卓韻芝<防線>(II)

文章最後卓韻芝舉了一個事例:


”朋友的媽媽從小就想環遊世界--並非富豪之旅,只不過花三、五年,揹著背包旅遊體驗--年輕時,她家貧;到大了,她有了工作;再過幾年,她結婚了;然後,她有了孩子;孩子年紀小,她等子女出頭;子女長大了以後,她老了,可以環遊世界了,雙腿卻已不能走路。


沒有。追尋,本就沒有合適時候。歐洲四國八天團,她去過;曼谷四天團,她去過;汕頭的黃金海岸,她去過。但那不是環遊世界,那不是環遊世界,那不是環遊世界;這句話,她跟我淡淡地重複說了三次。她曾經以為,把防線放鬆一點,去去短線的旅行,就會滿足。”



不補充什麼了。


節錄自卓韻芝蘋果的中文是什麼?》


2008年7月12日 星期六

節錄:卓韻芝<防線>(I)

卓韻芝在《蘋果的中文是什麼?》一書中有一篇寫得很好,我深有同感,但又不知怎樣表達,唯有節錄一部分吧~


篇名叫”防線”,分開幾個小標題--


”遷就:


一般人,是遷就太多了.如果理科的出路較好,就算多喜歡文科,也得遷就一下;如果那是高薪的工作,就算不想幹下去,也只有遷就一下;如果找到一個很愛自己又收入穩定的人,就不再追尋自己真心愛慕的人,因為應該遷就一下;如果買不起三千元的襯衣,就買一件抄襲的三百元貨色遷就一下;如果沒有時間吃飯,就來個面包遷就一下......  然後我們發現,原來自己花了一生時間,就在遷就這遷就那,沒有為自己堅持過,沒有拼死爭取過,沒擁有過一件正版的襯衣,甚至已很久沒有吃過一頓”對自己很好”的晚飯。


一個人當然不能每次都買一件三千元的襯衫,可惜回頭發現自己擁有十件三百元的貨色,卻從沒嘗過真材實料的滋味,是不是值得?


就奮力地、狠狠地追求一次,就只一次,可以嗎?


抑或,我們已經習慣了對現實妥協,所以連想也不敢想了,就騙自己說三百元的貨色也不錯,習慣了,就退多一步,漸漸跟自己說二百元的也不錯,一百元的也不錯,五十元的也不錯...... 直至我們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再想起過那件三千元的襯衣......


我不是想說一件襯衣,我不是想說購物,我是在說你有多久沒誓死追求過。
......


總不能跟自己騙說只不過在等一個適合時候,因為追求夢想如此戇居的事,從來沒有適合時候。


只有下定決心的時候。”


 


”模糊:


一提到願望,許多人都會說得很大,什麼要earn一億、拿奧斯卡、環遊世界,我甚至聽過有人說想全世界記得自己.但我時常在想,其實說這些話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又或者,他們根本沒有切切實實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所以就空口拋話,人云亦云.


.問題不是你要一億,而是你要一億來做什麼;
.不是環遊世界,而是由何地出發,行程如何,背包遊可不可以呢?抑或你只不過是想扮演一個富豪;
.不是拿奧斯卡,而是你想拍一套怎樣的電影得到奧斯卡;
.不是要全世界記得你,而是你要全世界記得你的什麼,我的意思是:exactly 什麼.


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的人,談及自己的願望,答案總是清晰的;我想到日本租一個農場進行有機種植、我願望在法國車場賽一趟法拉利、我在四十歲時會到紐約做音樂劇演員、我要做一張代表自己的唱片......  這些驟耳聽來都很廢話,但他們是否知道自己在說啥,你一下子就可分辨出來.而最妙的是,我心裡暗自覺得,說這些話的朋友,都是最終可以達成願望的人.”


......待續


節錄自卓韻芝《蘋果的中文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