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9日 星期三

我愛迪迪尼


知道我去香港迪士尼樂園, 而又一去去兩天, 還要住一晚酒店, 有人祝我玩得開心, 也有人問我 "去迪士尼做mug?"

文化界中人一向愛分析迪士尼, 說迪士尼是美國霸權、文化入侵、製造一個虛假的夢幻世界來讓人逃避現實。視去海洋公園爲支持本土文化, 到迪士尼是被美國呃。又說在嘻嘻笑的卡通人物外衣下, 是被刻薄的員工, 摟著拍照的公仔, 底下可能是一個笑不出的員工。又說迪士尼太細, 機動遊戲不好玩, 會碰到很多沒禮貌的自由行人士等等。 迪士尼, 負面消息很多。

但, 人是需要發夢的。我小時候, 的確看過米奇漫畫、貴婦與流氓、木偶奇遇記故事書, 第一套在戲院看的卡通片是白雪公主, 後來也看Beauty and the Beast與Lion King, 歌與場境都深印腦海。May you wish upon a star 一曲也不知何時已印入腦海。迪士尼提供了一個又一個童話夢。

別人說迪士尼不好玩, 因為太細, 因為遊戲小兒科, 一點不刺激, 海洋公園更好玩。但是, 海洋公園是另外一回事。我很欣賞海洋館, 最愛看海龜, 我很佩服他們想出"哈囉喂", 讓一向不懂玩的香港人狂玩一番。但, 海威先生沒有故事情節, 海洋公園不是一個夢幻世界。


我遊迪士尼, 評分no. 1是巡遊, no. 2是煙花, 兩個節目都有悅耳的音樂, 美麗的場景,令我跌入童話世界。(音樂是迪士尼樂園一樣不可或缺的東西) 其次是立體影院, 茶杯, 小飛象, 迪士尼頒獎禮, 巴斯光年, Winnie the Pooh。迪士尼最好精彩的不是遊戲,而是表演。因為我對童話有感情,所以才會覺得好玩。如果你抱一個玩機動遊戲的心態進去,便會覺得不好玩了。你要enjoy迪士尼,便要被他騙進這個”夢幻世界”。

至於樹屋與獅子王便不太好玩 。樹屋只是行行重行行,如能爬繩網上去會好玩些。獅子王是由真人用人樣演出的,獅子變了人,令人投入不了。Space Mountain不是不好玩,而是我心血少,玩完頭暈。高卡車一點也不好玩,但見很多人enjoy,也算了。”接觸史迪仔”得負分。之前我不知道是怎樣玩的,只知道是”互動影院”,還剛好是普通話場。進場後,發現是一個迷你戲院,銀幕裡的史迪仔會與進場觀眾對話,還會挑一兩個幸運兒單獨對話。但那史迪仔一開聲,便是一把老牛聲,說話粗鄙,十足一個”麻甩佬”,還要用普通話電視劇裡用有色笑話搞笑的那種衰衰的阿佬聲線,說著:”XX(被選中的女觀眾名),妳可不可以做我的女朋油~~” (暈)我未看過史迪仔卡通,但如果那隻像小魔怪的公仔supposed是可愛的話,牠的形像可是被這個節目破壞淨盡。(這個節目令人倒盡胃口,各位千萬不要玩。)

另一樣要批評的是園內設有吸煙區,還設在排隊拍照的地方旁。你高高興興地排隊與卡通人物拍照,身旁便有些騰雲駕霚的人望著你(還要將煙向草叢噴)。在”夢幻世界”中,你會嗅到煙味,這是迪士尼極不專業的安排,簡直有違他們的原則。


還是說些喜歡的節目吧。喜歡巡遊是因為見到喜歡的童話花車(特別是Alice in the Wonderland),巡遊是在迪士尼大街上的每日活動,感覺好像是我住在一個童話村落,每天都有這個過節活動一樣。表演的演員很專業,笑得很燦爛,也很有活力。扮公仔的演員也很pro,甫士擺得很好。擁著毛茸茸的大型公仔拍照是很開心的事。

換然之,回到小孩子的世界,才能享受迪士尼。沒有錢和假去旅行,去迪士尼便當是短途遊行。在這個現實殘酷的世界生活,難得可小休一下。不用擔心會過份沈溺於夢幻中,因爲一離開樂園,便會脫離那個世界。(不是不失落的) 


2006年11月22日 星期三

甲賀忍法帖

這套卡通片最先吸引我的是它的片尾曲。那段輕快的前奏音樂,聽了一、兩次我己能記住。


我之前已知道一點這套卡通的情節(是從電影介紹知道的),是關於兩個忍者家族的對決,中間夾著一對相愛的戀人。老實說,這樣的劇情真的吸引不了我。


我第一次看的那集是伊賀家族與甲賀家族的人一起吃飯,有個男的口不擇言,不斷調戲一個女的。之後不久便是森林裡的對決。那男的身體會變形,女的毛孔會噴血。打鬥得很刺激的樣子。第二次看,便是伊賀一班人追著甲賀的一個女孩子,那女子十分敏捷地逃走,但仍被伊賀一個會將面上的鬚和頭髮伸出來當武器使用的人捉住。最後她衣衫不整地昏迷於地上。(身材很豐滿! 典型日本漫畫女性形象)但我不知前因後果,所以也沒有什麼心機看。


但那首片尾曲的旋律卻纏繞著我。說的其實是一個悲慘的故事,歌曲卻很輕快。用輕快的音樂襯托哀傷的歌詞,是我喜愛的歌曲類型。(陳百強的“深愛著你”,梅艷芳的“夢伴”都是例子。)於是,我開始專心地看下去。


劇情殘酷得有點戀態,看此片基本上是看今集誰人死和如何死。


有趣之處在於每個忍者都有不同的特異功能。有人會噴絲、有人會隱形、有人會化身成別人的樣子、有人一個眼神便能“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最初,一連幾次都是伊賀家的人殺甲賀家的人,讓我以爲伊賀家全是壞人。但看下去,發覺每個人都很有人性,甚王大多數都是善良的。


他們只是被仇恨沖昏了頭腦。爲了自己的家族,爲了保護自己心愛的人,爲了復仇,又受到挑撥,才變成這樣。


怨怨相報何時了這個道理很顯淺,但自古以,來很多戲刻小說都通過很dramatic的方式表出來 。這才教人印象深刻。


其實撇開暴力場面不談,看這套卡通的“拍攝場面”是一種享受。這套卡通人死得快,但節奏慢。每個角色也用心塑造。每個場景都經過細意舖排,務求營造出悽美動人的氣氛。


首先是一首動聽的主題曲、一個個充滿意境的畫面,然後有把女聲讀出優雅但我永遠不明白的四字單元名、然後是角色們文縐縐的對白(再次稱讚無記的配音員)。


然後,便是唯美的古時景色──曚曨的月、深沈的夜、茂密的林、隨風擺而沙沙地響的草……


 “鏡頭”首先是影全景,配以環境聲,影影天上的月或群的鳥,再影樓房全景,然後讓觀眾窺視窗內,再影室內的人,然後才傳出對話。一切都慢慢來。


決鬥場面是最精彩的,等也是等這一刻。死時加上長長的flashback,極盡悽美之能事。荒死你唔感動。


劇情沒錯是過份煽情,但我又很受落。這是日本漫畫令人又愛又恨之處。


(在周末午夜,縮在被窩中看這套卡通,是很好的享受。J


2006年11月11日 星期六

亦舒精句(II)

「她們(妻子)和狐狸精最大的不同是:當狐狸精在喊:”親愛的,我來了,我來了”的時候,她們卻瞪大了眼睛:喂,天花板的漆掉光了,快叫修理師傅來髹一髹.」(蔡瀾,《一點相思》)


「氣質應該是培養出來的.氣質的產生,是學習的精神,是進取的心態.沒有學問是不要緊的,但總要加上那麼一點點的幽默感.」(蔡瀾,《一點相思》)


「家父一直將老朋友當成古董,打爛一個少一個,深感人的生命,也和瓷器一樣的脆弱,至今能夠和老友相處,己算是一段長久的緣份.」(蔡瀾,《一點相思》)


「幼兒的淚水,遇風即乾,他們很快就會成長,不用掛念.」(亦舒,《小宇宙》)


「生命中至美好事物均屬免費」(亦舒,《小宇宙》)


on 美女--


「長得美,扔又扔不掉,漸漸沉迷,更加致力發展美態,完全疏忽其他優點.」(亦舒,《小宇宙》)


「誰知道呢,加以栽培,林慕容可能會成爲一個成功的藝術家或是科學家,但是她從來沒有用過功,也沒有必要這樣做.漸漸除了美,林慕容一無所有.」(亦舒,《小宇宙》)


「她只有美色,故此,如果要其他東西,就得用美色去換.」(亦舒,《小宇宙》)


〔芝芝按:可是我還是想做美女!)


「涵養與修養並非虛偽,故意使人難堪並非率直,這裡邊有很大分別.」(亦舒,《變形記》)


「要生活得漂亮, 需要付出極大忍耐,一不抱怨,二不解釋,絕對是天才.」(亦舒,《變形記》)


「最清高的生活往往需要至大筆金錢支持,否則怎能悠然見南山?每次受到前輩身後蕭條的恐嚇,子佳便立志要得更多,情願這三五七年間苦苦鑽營,也不願無以爲繼.」(亦舒,《變形記》)


「那樣稀罕的一塊寶石(指父母眼中的),長大了也不過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名.」(亦舒,《假夢真淚》)


「我保證燕和會找到比布志堅更好的對象.」
「啊?」
「沒有人會比那人更差.」(亦舒,《假夢真淚》)


「正如那些從未戀愛,自然也未曾失戀的人,老是堅持分手應該分得瀟洒,至好若無其事,不發一言,並且感慨他人器量淺胸襟窄.」(亦舒,《一千零一妙方》)


「平平,父母遲早要離開你,這不是頹喪的理由.」
「平平心裡想,遲同早不知相差多少!」(亦舒,《天秤座事故》)


亦舒精句(I)

學生時代看書最多,那時每有喜歡的句子,都會寫下來,漸漸便抄了滿滿一本簿。就在此摘錄一些與大家分享吧! --


「大多數人認爲是對的,不代表反對是錯.世上有”眾人皆醉我獨醒”這回事的,可惜,屈原也要跳汨羅江自殺.」 (關麗珊《藍色夏日》,普普叢書)


「爸爸說:”乖!苦茶有效點呀!”我覺得沒有科學根據,正如醜樣的不一定心地善良,漂亮的也不一定心地善良.」 (關麗珊《藍色夏日》,普普叢書)


「該死的鬧鐘,在它面前,人人平等,但願有一日不用再靠這勞什子過活.」(亦舒《玉朵魂》,天地)


「自信心:當我們經常做同一件事時,接觸得多了,自然知道會有什麼事情發生,甚麼事情不會發生.多做,陌生感也會慢慢減低,心情輕鬆.」(溫紹武,張祥志《尋尋覓覓》,突破)


「不虛假的愛是指有行動的愛.你會不會爲了愛一個人而去犠牲自己的時間、金錢,甚至生命呢?抑或你對自己的一切都有所保留,不肯付出呢?」(溫紹武,張祥志《尋尋覓覓》,突破)


on 羨慕--


「羨慕:當我們對某樣東西朝思暮想,我們要麼就得到它,要麼就成爲它的奴隸.」(溫紹武,張祥志《尋尋覓覓》,突破)


「如果你嚮往某些人的生活方式,不久你就會好像他們般生活,喜歡他們喜歡的東西,討論會他們討厭的東西.羨慕有一種威力,可以將人塑造成一種自己所響往的形象.不過在羨慕人家之餘,最重要的是你有否迷失了自己.」(溫紹武,張祥志《尋尋覓覓》,突破)


on 勤力--


「天才是一分靈感,九十九分血汗的產物」(溫紹武,張祥志《尋尋覓覓》,突破)


「”每日只需勤勞一小時,十年之後,雖愚亦智.”縱然你成績比不上別人,但只要花多一點時間,若干年後,你必能趕上.」(溫紹武,張祥志《尋尋覓覓》,突破)


on小心說話--


「但是聰明的女子從來不問,她們只聽.」 (亦舒《玉梨魂》,天地)

「諸般勤勞,都有益處;嘴上多言,乃致窮乏」(上帝,《聖經》)


「你的說話愈多,人家記得的愈少;所以話愈少,收益愈大.」(溫紹武,張祥志《尋尋覓覓》,突破)


「如果要別人聽我們的勸告,我們就必須說得有智慧,不能直斥其非.」(溫紹武,張祥志《尋尋覓覓》,突破)


「我們勸人的目的,只是希望對方能改好,而不是要眨低對方來抬高自己.」(溫紹武,張祥志《尋尋覓覓》,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