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23日 星期五

我想和你到Kitsilano


我想和你到Kitsilano,一個充滿著我個人記憶的地方。在大學上Communication課時,我和組員負責替一間珠仔店宣傳。我要在上課時間獨自去訪問。我是第一次到那個地方的。那裡的路很窄,小路是斜斜地伸延至海邊的。地圖說那是Kitsilano Beach。珠仔店要轉右再轉左才到,不用經過海灘。我順利地在中午完成訪問。之後便順便駕車到海邊看看。附近一帶的房屋都是矮矮的,約兩至三層高,沿途可看見鐵路軌,窄窄的,不起眼地橫跨路面。之後,我見到一個小公園,公園內有一大片沙地。沙地上有兒童玩耍的遊樂設施── 有供攀爬的木架、用來練臂力的鐵環、以及鞦韆等。公園旁便是海了。我隨便把車泊在路旁(人很少),便走下車。那時是加拿大的秋天,天氣寒冷乾燥、有一點肅殺的氣味,但那天卻太陽高掛。暖暖橙黃的太陽透過冰冷的空氣觸摸我,溫暖著我的身體。我把長大衣留在車內,就這樣穿著一件大灰色毛衣一步步地朝太陽走過去。腳下是沙地。我一直走,沙越來越多,卻下已由沙地變成沙灘。沙灘面積不大,但海卻是永恆地廣闊。這時,小孩子還未放學、成人也要上班,只有幾個區內的老人在閒逛。我把兩手張開、伸展,仰頭望向冰涼的藍天,一個人享受著美好的陽光和空氣,想著正在密封課室內上課的同學。他們錯失了這麼美好的風景,我替他們感到可惜!

  逛夠了,我駕車離開了Kitsilano區,在陌生的West Vancouver 找地方吃午餐。我不要吃快餐,不要外賣。縱使我知道下午還有課,但我不趕著回去。不是每一天都有機會在West Van享受陽光。West Van的街道特別闊、景色特別明澄。我經過其中一條街道,見到一列小店舖,便轉頭駛回街頭把車泊在路旁。我下了車,沿街逛著,欣賞著非連鎖店舖的櫥窗。衣服很貴,但很美、很有特色,和商場店舖的貨色完全不同。我慢慢地步行著,忽見路旁有一間小小的日本餐廳。裝潢很簡單,從外頭看見到裡面只有三、四張桌子。餐廳主要賣便當,而且我相信主要是供客人外賣的居多。店內當時沒有顧客,我是唯一的食客。我叫了一個lunch box,坐下,等待。在這不熟識的區域裡,一切都很新鮮。我就像是獨自旅遊似的。本來溫哥華已在我全家來定居後變成了我的家。異鄉變得熟識,我只是在溫哥華的土地上日復一日地過著枯燥的生活。但今天,今天我像旅客般重新認識這片土地,探索未知。平凡的溫哥華變得像歐洲的城市似的,滿足了我的旅遊慾。

  吃過午餐,我再駕車回東面的大學上課,重投課堂生活──聽書、做功課、看教科書、做資料搜集……不過,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個下午。謝謝祢賜給我這個refresh的時刻!

──記1999年秋季某一天 (寫於2003年)


http://www.city.vancouver.bc.ca/community%5Fprofiles/kitsilano

2005年12月22日 星期四

下妻物語/稻草人

下妻物語/稻草人


很不慣寫網誌呢!自己的日記,自己的心情,自己的想法...... 有什麼是可以公開的呢?又有什麼是別人有興趣看的呢?或者只是自娛吧!寫日記總有點壓力,不想用日子來計,只想用標題來分,於是想到”一篇多個標題”的做法。

下妻物語
上星期與A看了"下妻物語",電影很好玩,看得人很開心。之前大家都工作得有點氣悶、有點喪氣,看完電影後心情卻好起來。平時一向覺得穿Lolita裝的人怪,但深田恭子穿上卻十分合襯。她配合法國洛可可時代的貴族身份的"斯文優雅"舉止也十分可愛,沒有一點礙眼的感覺。土屋安娜扮”飛女”十分突出。一臉”兇相”的飛車女其實比娃娃裝的深田更需要朋友。看到她對著"睬佢都傻”的深田滔滔不絕已使我噴飯。最喜歡的是打架那場戲,看得十分痛快。

這套電影最適合十來歲的少女看,片中兩個女孩的友誼令人感動。最初以為這只是單純的一個乖女孩與一個壞女孩的友情故事。但細心再想想兩人的相異處與相近處,便會看出有趣的地方。

P.S.早已過了十來歲的學生時代的我仍然十分喜歡看青春片,可能是嫌自己在青春時去得不夠盡吧!

稻草人
中學時沒有讀過葉紹鈞(葉聖陶)的《稻草人》,不知道中國有這麼一位寫童話的名家。這本書是他的童話結集。 我一口氣看了”小黃貓的戀愛故事”、”稻草人”、”牧羊兒”、”快樂的人”等。發現這壓根兒不是什麼童話故事,而是冷硬的現實!作者講述的是可憐的窮人、虛幻的愛情、人生的本質。故事內的可憐人不會神奇地得到神仙打救,而是無可奈何地枯萎。愛情也毫不高貴,只是某些人對別人外在的美的迷戀。”快樂的人”之所以會這樣快樂,是因為他不了解這個世界的本質。這反而不是一件好事,他不是被騙便是對別人的痛苦視若無睹。這根本是一本寫給大人看的書! ......其實這也未必。只是現今很多香港的年青人未經歷過令人絕望的貧窮,所以沒有共鳴。以前很多中國的小孩都很苦,所以都看得明白,並且感同身受。 這本童話其實很”魔幻寫實”。這些童話沒有幫受苦的人逃離現實,”魔幻”只是一層包裹著現實的薄皮,裡面有的是文學中的幻想,而不是令人暫時快樂的糖衣幻想。書仍未看完,但特別推薦”快樂的人”一篇,故事十分諷刺!

Blade Runner (二零二零)


Blade Runner (二零二零)


導演:Ridley Scott
演員:Harrison Ford, Rutger Hauer, Sean Young ...

  科幻電影一向都有個經常出現的主題,就是探討科技帶給人類的禍害。如Total Recall 中被輻射影響的畸形人類、Terminator中的人類被電腦統治等。但其實人性的醜惡才是導致悲劇的原因。最近上映的A.I.,表達了人的無情。在片中,我們創造機械人爲自己服務,但卻殘忍地對待這些有感情的機械人。這個題材亦早在1982年出現在一套科幻片中,就是Ridley Scott的Blade Runner (二零二零)。

  Blade Runner 的故事發生在2019年的美國。在這個未來世界中,科技已進步到可以讓人類移民到外星居住。富有和有權勢的人都移民到環境較好的外星居住,地球上只剩下一些貧窮和有缺憾的人。那時地球已不是一個理想的居所:地球人口膨脹,高樓大廈參天,空氣污染比現在還要嚴重,四處都煙霧瀰漫;街道比香港街頭還要擠逼,而且天天下雨。地球已被弄得烏煙瘴氣。

  故事說一有一間叫Tyrell的大集團發展了先進的基因工程,他們製造了一批和人類外型相同的複製人。這批Nexus 6型號的複製人比人類更強壯、反應更快和同樣聰明。他們僅欠缺人類的感情和生活體驗。這些複製人成為人類的奴隸,爲他們在外星進行危險的工作。它們各有不同職位,有些負責爆破、有些供人玩樂。起初它們是沒有感情的,但漸漸地,它們竟發展出人類的感情。它們逐漸明白自己只是人類的工具。它們感到恐懼,更漸生對自由的渴望。所以聰明的設計者便想出了一個方法──只給它們四年壽命,使它們在思想未發展成熟便死亡,免得對類構成威脅。但是,有一隊在外星工作的Nexus 6竟在殺了多人之後逃回地球。於是政府便下令殺死所有在地球的高級複製人。男主角Decker(Harrison Ford飾)被派去插尋並消滅幾個逃走了的Nexus 6,而政府美其名把消滅行動稱為「退休」。

  如果影片只是場面刺激和特技精彩的話,筆者大可在此住筆。但是,影片不只是這些。當你看見如夢魘般的未來世界、人類的冷酷無情和複製人的熱愛生命,你會有深一層的體會。

  片中的未來世界是一個令人難忘的佈景──那過多的霓虹光管、奪目的廣告飛船,再加上陰暗的街道;拿著熒光手柄傘子、戴著發光眼鏡卻穿著傳統服裝的行人──像一個似曾相識的異域。未來世界仍像現今的世界般貧富懸殊。在那晶光燦爛的廣告飛船和霓虹燈光照耀下,人群在漫無目的地前行。天上的廣告飛船不斷播著叫人移居外星的廣告。先進的科技帶來的竟不是地球環境的改善,而是逃離的方法。這個看似先進卻又滿目滄夷而且被人唾棄的世界會不會是將來的地球?

  在片中,Harrison Ford飾演的男主角像行屍走肉。他的人生目的便是追殺複製人。他麻木地把一個個有感情的複製人殺掉,直到一個被輸入人類成長的記憶而不知自己身份的女複製人激起他的情感。但片中最奪目的是一個想延長自己生命的反叛複製人。他爲創造者(生產商!)的殘酷感到痛苦。他在片中所展示的生命力及感情都比男主角豐富。他比男主角更了解生命的寶貴和活著的喜悅。人類會自殺,但機械人反而珍惜生命,縱使它們的生活並不美好。人們心靈貧乏,卻妄想科技能帶來舒適生活,從而使人快樂。其實過多的科技反而使人忽略了心靈上的需要。

  好的科幻片除了要特技出色外,還應該令人思考。Blade Runner 便是這樣的一套影片。

                 
──筆名頑生,刊於2001年9月校報《UVoice峰鳴》